第43章 我回来了!_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笔趣阁 > 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 第43章 我回来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章 我回来了!

  自从上次见面过后,沈白舟已经两天没有回复陆时淮消息,就连陆时淮给他带新款甜品的消息也被沈白舟一并忽视。

  这也并非全然是沈白舟的原因,主要是他一看到陆时淮发过来的消息就会情不自禁想起他那天做过的事情,一提起这个沈白舟就禁不住腿软,小腿肚都下意识打颤!

  都怪陆时淮,让他别亲了别亲了!结果这人非不听,亲个没完没了!

  后来被俞响一眼看出不对劲,耐人寻味瞅了沈白舟几眼,打趣问道:“怎么出去一趟好好的,回来时就跟被人嘬了嘴似的。”

  俞响嘴里说出来的话直白又骚,说得沈白舟脸上直发烫,差点没控制住给他一拳。

  不过真要打他估计也没什么力气,沈白舟回来时走路都虚浮,整个人仿佛被用一根线吊着,力气全部被抽了出来。

  沈白舟这么一想心里生出恶狠狠的闷气,早知道陆时淮是个控制不住自个的,他就不会这么早答应!沈白舟心里哼哼腹诽。

  不过沈白舟这种情绪也没持续太久,在第三天就基本结束了,主要还是学校考试周的缘故,图书馆和自习室都排满了人,沈白舟去的时候人员饱满,就算有空位置的也被人用书或者水杯之类占座。

  陆时淮约莫是猜到这种情况,他消息来的正是时候,干脆让沈白舟去社团那边空教室学习。

  陆时淮本以为沈白舟会推搡几句,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并且表示自己十分钟后赶到。

  陆时淮左手支撑着下颌,冷静的面孔稍微暖和些,他手上的文件在之前整理得差不多,唐可对完账将几张算好的表格递给他,正巧留意到陆时淮眉梢间盖着的愉悦。

  “社长,等会学弟过来吗?”唐可试探问道。

  “嗯?”陆时淮偏头看她,目光平静,“为什么这么说?”

  唐可微微一笑,随身从包里掏出镜子对着陆时淮的脸,“您看看您这嘴角。”

  光滑干净的镜面上映照出陆时淮俊逸的面容,他往往装作一副温和的眉眼此时带着自己也难以察觉的暖意,宛若春风化雪。

  陆时淮嗯了声,“东西整理完了就先回去吧。”

  唐可笑着收回镜子,把收好的材料全部放到文件袋里,准备收拾东西和其他几个人回宿舍。

  门外有细碎的脚步声响起,低头整理资料的陆时淮动作一停抬头,玻璃门被推开一道小缝,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众人视线之下露了出来。

  沈白舟推开门进来乍眼一看,发现三四个人坐在里面,桌上摆着一丢文件貌似在整理资料。

  “学弟,你来了呀?”唐可朝他摆摆手率先打了个招呼。

  沈白舟捏着背包的袋子发紧,迅速看了眼端坐的陆时淮,果断朝其他学长学姐打了招呼。

  他来之前特地问了有没有别人,陆时淮没有说话,沈白舟以为里面只有他一个人。

  沈白舟突然觉得有点尴尬,其中主要还是因为之前那个帖子的事情,虽然社团里面没有人问,但是当时事情闹得众所周知,大多都是顾及陆时淮的面子没好意思去问。

  “来来来,坐我这。”唐可起身把位置让给沈白舟,“我们马上就走了。”

  在她话音未落之前沈白舟已经拉开离门比较近的椅子,椅子与地面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响。

  “坐那么远干嘛?”唐可忍不住地抖着身子发笑,她眼睛仔细盯着沈白舟有点燥红的脸颊,心里越发觉得这个人太好玩了。

  陆时淮右手指尖点了点,他右侧的位置是空的,陆时淮下巴稍微抬起,“过来坐。”

  唐可本来收拾东西的速度很快,沈白舟来了后慢吞吞的,整得跟开了慢速似的。

  唐可旁边的男生说话了,“学弟,考试周图书馆那边几乎抢不到座位,你以后来这边复习的话,得拿把钥匙开门。”

  唐可倏地插了句嘴:“我记得学长在外面是有一套公寓的,那地方离学校也就几分钟的距离。”

  陆时淮双手合十,下巴搁在手背上挑了下眉,仿佛对她接下来的话稍微来了点兴趣。

  “反正也就最后半个月,你们关系这么好,你去他家复习不是更省事?”

  唐可想的也没错,她已经下意识地把他们俩当成一对情侣,而且还是青梅竹马双向奔赴的那种,按照她的逻辑他们俩现在就算躺在一张床上都没什么问题。

  沈白舟沉默地含着一点点的憋屈看了唐可一眼,刺眼的白光从窗户外面射进来,沈白舟在她身上莫名看到点俞响的影子和精髓。

  姐,求求您可别说了!

  沈白舟小腿肚触不及防地抖动一下,脑海不受控制回想起陆时淮亲吻他的画面。

  修长的手指捏着他的下颌,紧接着透过陆时淮的指腹传来稍微冰凉的触觉,湿润柔软的触觉透了过来……

  停!

  沈白舟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再想当天发生的事情。

  “学弟,你是不是有点冷?”沈白舟对面的男生问他。

  “有点冷吗?”陆时淮的手伸了过来,随后贴在沈白舟光洁的额头上。

  沈白舟觉得自己不对劲,不然只是单单被陆时淮碰了下怎么都觉得酥麻。

  “哥…哥,我不冷。”

  先前问他冷的男生疑惑道:“你刚才一直不停抖腿,我以为你冷来着。”

  沈白舟尴尬笑了笑,总不好意思对别人说,这是亲吻过度的应激反应吧。

  “我觉得刚才那主意还不错,我就随便提一下。”唐可收拾完最后一件东西,朝沈白舟眨了一下眼起身出门。

  人一走完宽敞的空间里只剩下陆时淮和沈白舟两个人,不过相比于刚才一群人,沈白舟面对陆时淮一个人可谓是放松许多。

  “你觉得刚才的提议怎么样?”不知道什么时候陆时淮已经来到沈白舟旁边坐下,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不怎么样。”沈白舟说完又气冲冲说道:“你当时在亭子里面就说话不算数!还……”欺负我。

  沈白舟碍于面子没有把后面几个字说出来。

  让沈白舟更加愤恨不平的是,在学校公众场合都这么敢,以后在家指不定要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情,他沈白舟才没有这么傻,他才不上这个当!

  陆时淮轻笑一声,伸手将人带到自己怀里,“我错了。”

  “哼哼。”沈白舟理都不理他,挺翘的鼻尖勉强地发出一声冷哼,如画一般精致的面容看起来竟有些冷傲。

  陆时淮一哂,将他脖颈处有些松散的围巾系好,沈白舟没躲任凭陆时淮伺候自己,只不过他的动作触碰到柔软的肌肤让沈白舟有些发痒。

  “行了。”

  沈白舟一发话陆时淮收回手静静看着他,不过被陆时淮一直盯着看总感觉怪怪的,可能是陆时淮的目光太集中,太执着专注,总让沈白舟有些不自在。

  “别总盯着我看!”沈白舟的手往陆时淮的脸上轻拍了下,想把他的视线挪到别处,可沈白舟明明掌控好力度才下手,落到陆时淮的脸上却传来啪地一声轻响。

  顿时把沈白舟给愣住,他视线落到陆时淮下颌的红痕上,骤然紧张起来想从陆时淮腿上站起来,却被陆时淮的手扣住腰给按了下来。

  “哥,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一点都不疼。”陆时淮眼睛划过一道巧妙的暗色,牵着沈白舟的手蹭了蹭方才被打到的地方。

  沈白舟觉得有点痒想将手撤回来,陆时淮力度太大攥住就不放了。

  算了,蹭就蹭吧,反正就只是手腕而已。

  “手疼不疼?”陆时淮视线从沈白舟皙白的手腕处移到他脸上。

  “疼吧——”

  他话没说完陆时淮垂下眼睑,从沈白舟的角度上可以看到他哥羽密般的睫毛,很浓密。

  可接下来陆时淮的吻就烫在沈白舟手心的肌肤上,缓慢地向上移动。

  沈白舟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他嘴唇张张合合,陆时淮的动作没停,甚至变本加厉地将用牙齿将沈白舟手腕上的袖口解开,嘴唇顺着手腕的肌肤轻缓地往上贴。

  沈白舟推了几下陆时淮的胸膛发现推不动后,干脆伸手盖住自己眼睛,企图把自己又开始滚烫的脸给遮挡住一二。

  湿热的触感在小臂附近徘徊,沈白舟有时候会觉得陆时淮的舌尖会碰到,这令他头皮更加发麻,一股很奇怪的感觉从心底慢慢展开。

  就当他以为陆时淮还会继续的时候,他放肆的动作停了,慢条斯理地开始整理起沈白舟的袖口。

  当注意到沈白舟在看他,陆时淮斜上一眼问:“还疼吗?”

  “……”

  沈白舟欲哭无泪,我以后再也不随便撒谎了。

  陆时淮看着沈白舟脸上的红晕,仿佛带着一伸出手就会被烫伤的热度。

  “哥,你下次这样,得跟我提前商量——”

  簌然门外传来脚步声,还有清晰的对话声,唐可的声音清晰明了,“估计掉里面了,我进去找一下。”

  沈白舟猛地一慌,就他身上凌乱的衣服,还有完全发红滚烫怎么遮也遮不住的脸,一看就知道刚刚在里面干了什么事。

  陆时淮也是下意识皱眉,他倒不是怕被发现,而是觉得沈白舟这幅样子,怎么能被别人看到呢?他眼里冒起冷意,有股即将被冒犯的烦躁感。

  门哗啦一下被打开,唐可进门只看到陆时淮一个人也有点诧异,下意识问道:“沈白舟呢?”

  陆时淮慵懒地坐在椅子上,“去洗手间了。”

  “这样啊,我刚刚东西落下了。”唐可在方才坐过的椅子旁边果然找到一张校园卡。

  “嗯。”陆时淮应答。

  唐可拿起卡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又往回走,陆时淮抬头冷冷看了她一眼,唐可也是个心大的不但没发觉社长情绪不对,反而自顾自说道:“我刚刚在学校那边买了点蛋糕,之前看到沈白舟吃过,估计也挺喜欢吃的,我跟他放一点在这里。”

  “不用,你留着自己吃。”陆时淮直言拒绝道,他话说完裤脚就被人用力地扯了扯。

  脸颊依旧泛红的少年躲在他的桌下,用手扯了扯陆时淮的裤腿,在得不到陆时淮的回应,沈白舟又用力地拽了几下。

  凭什么替我拒绝!老子就要吃!

  那款玫红小蛋糕很好吃的!

  陆时淮余光瞥见桌下的沈白舟脾气越来越大,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再差一点就会被他们的视角看到。

  陆时淮心平气和地跟唐可说着话,用脚尖把沈白舟快要露出来的身体给挡了回去,可沈白舟不干啊,一个劲地攥着陆时淮。

  陆时淮无奈只好改口,等沈白舟听到他想要的回答时,乐不可支地笑起来然后把被他弄乱的衣服整理好。

  最后轻轻地在陆时淮的小腿上蹭了两下表示满意。

  唐可在这边回去的路上越发觉得不对劲,她方才分明从桌子边上看到一只白净的手,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但是她肯定这是陆时淮口中去上厕所的沈白舟的手腕,之前他们一起烧烤,她认得出来。

  可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是会躲在桌子下的呢?

  她在路上慢慢琢磨,过了许久忽地品出别样的意思出来,等她想清楚陆时淮和沈白舟在桌下干什么后,脸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宝贝生日快乐!

  大家有什么背书的好方法吗?球球大家了!

  感谢在2021-08-1900:12:13~2021-08-3021:53: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6627422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姒妤40瓶;安28瓶;姝闫10瓶;54108719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ddas.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ddas.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