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来了!来了!_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笔趣阁 > 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 第42章 我来了!来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章 我来了!来了!

  两人对峙使得周遭的气氛不断降温,沈白舟抿唇不再多言一句,之后的几天内两人基本上没什么交流,再加上沈白舟一大早要去自习室,晚上回来也只是匆匆洗完澡睡觉,连着好几天没说上一句话。

  沈白舟本身是不怎么在意的,以前他在寝室话就少,别人不问他,沈白舟是很少主动去说话的。再加上还有半个月就得考试,教授又没有划重点,一个学期学下来一整本书都是考点,这就得更加费劲去看书。

  自习室里俞响打了个哈欠,模样懒懒的:“宝啊,都十一点半了。”他将手里没看几页的书一合,“走,先去吃饭吧,以免等会人又多了起来,上次去吃饭那叫一个挤啊!”

  “那时我后背贴着别人前胸,后面人群不断挤来挤去,当时有一个特别硬的柱类东西抵着我屁股,还挪动几下,我整个当场火了就准备把后面那逼揪起来打一顿时,结果你猜怎么着?”

  沈白舟把书包收拾好,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俞响回想当时的场景至今仍觉得窒息,“我回过头一看,发现竟然是一根玉米!”

  “哦,那挺意外。“不冷不热地应了声。

  沈白舟和俞响正下楼梯,忽地俞响脚步一顿侧头去看沈白舟,“你这几天怎么回事,心神不宁的?”如果是旁人可能不太了解沈白舟的性格,可俞响跟他也算认识了好些年,沈白舟从嘴里蹦出上一句话俞响都能猜到他下一句说什么。

  沈白舟步伐没停继续往下走着,他最近确实有一点焦躁,清清嗓子偏过头问俞响:“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

  “……”

  俞响冷笑一声,你有没有朋友我不比你清楚?

  沈白舟听见他阴阳怪气的笑,刚准备从嘴里吐出来的字又卡住了。

  俞响赶紧收敛冷笑,做了一个手势:你继续。

  沈白舟想着事眉头很快地拢了下又舒展开,“是这样的,就是我那个朋友,他有一个追求者,追求者最近跟他表完白,然后说等我朋友的回复,可是那个人最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联系我朋友了。”

  沈白舟说完停下脚步看他,干净的瞳仁里带着认真专注的色彩,“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俞响想了想,“那他是在忙吗?”

  “最近应该都挺忙的,但是以前每天晚上都会说上几句。”

  “那估计对方是故意在吊着你,摆明了在对你进行心理博弈呢!”

  沈白舟从小跟女生接触并不多,在感情这一块可以称得上是木讷,现在基本上还处于不太开窍的阶段,听俞响仔细跟他详解道越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心里快速记下之后就觉得俞响话里有瑕疵。

  他脸上丝毫不心虚地纠正道:“不是我,是我朋友。”

  俞响没忍住冲着沈白舟那张好看的脸翻了个白眼,但是颜狗又看在这张脸的面子上硬是憋住内心的无语,“是,你朋友。”

  两人往学校食堂那边走着,沈白舟趁俞响不注意偷偷拿起手机看一眼消息,没看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又重新塞兜里,他也说不出来自己目前是什么心情,心里仿佛被人强行塞了块浸水的海绵,又酸又涨。

  倏地他胳膊被俞响扯了下,“沈白舟,那是不是你哥?”

  沈白舟顺着俞响的视线望过去,许久不见的男人穿着黑色羊绒大衣,里面还套了件薄款西装,寡淡的眉眼专心地盯着身侧女生,似乎在讨论一些愉悦的话题,陆时淮嘴角都勾勒起一个细小的弧度。

  “你哥回来都没跟你说一声?”俞响奇怪地看了那边一眼问道。

  沈白舟面容看似淡定地收回来,可指尖却普通蚂蚁在攀爬一般缓慢起了凉意。

  可能是今天气温本就不高,冷空气往他脖颈灌时沈白舟脸颊都是凉的。

  “走吧。”他淡定说道。

  “你这次回来时间还挺早,我上次听老师说案子可能要推迟,还以为你会推迟半个月回来。”女生接过陆时淮用纸袋装着的材料,将文件夹打开大致看了眼又放回去。

  “这边有点急事,所以提前回来了。”陆时淮看了眼时间,“东西就先给你了,有事手机联系。”陆时淮简单丢下几句准备离开,女生突然说道:“之前网上出现一则对你不太好的帖子,你看到没?虽然那个楼主已经把帖子删除,但是你如果有想法的话,我这边还留有截图。”大意就是问陆时淮是否走法律程序,她这有足够的证据,毕竟那个帖子就算删除了,不良影响依旧存在,本身名誉已经遭受到损害。

  被女生这么一提,陆时淮想到在网络上拼命维护他的沈白舟,他眼角略微上挑,恍若笑了下使得清冷的气质变得温和,“看到了,无关紧要。”

  他丢下一句话便大步离开。

  沈白舟接下来的半天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陆时淮和那个女孩同框的画面,心里极其不舒坦,手里的笔虽然拽着,可笔下的书四十分钟过去没翻过一页。

  他为什么回来了没有告诉自己?

  这几天一声不吭地没发过一条消息,沈白舟翻来手机看,消息还停留在沈白舟回家时那几天。

  沈白舟视线留在屏幕上怔忪,突如其来的一条消息蹦出来。

  —l:我回来了。

  沈白舟冷哼一声当做没看见,目光却是没有移动仍旧停留在屏幕上。

  —l:可以见一面吗?

  沈白舟将手机盖在桌上,内心颇为高冷地想,就算是你亲自来求我,我也不见!这么多天不发消息,他有一丁点才刚表完白的自知之明吗?

  可沈白舟又一想,陆时淮不就是想要一个准确的答复吗?那好啊,自己干脆光明正大干脆利落地拒绝他!他才不要跟陆时淮好了!

  沈白舟心里憋着一股气,手指在屏幕上戳来戳去,约好时间地点后就开始收拾书包。

  他们约在学校湖边的亭内见面,沈白舟快要走到六角亭时陆时淮已经在里面等了一会。

  陆时淮身上穿的衣服跟之前沈白舟刚看到时一模一样,还是那件黑色的风衣,只是近距离观察陆时淮时,沈白舟发现他似乎瘦了点,下颌线条显得更加清晰明了。

  沈白舟一路来时的郁闷感在看到陆时淮的那一刻仿佛消散了许多,不过他不开心的情绪还是被陆时淮留意到了。

  “怎么?是谁惹你生气了?”陆时淮像平常一样摸了摸他柔软的脑袋。

  沈白舟没躲目光扫了他一眼,想带着火星子狠狠咬他一口说一声你,最后连这句话都没说出来更别说咬他一口了。

  “来,先吃点东西。”陆时淮按照惯例拿出甜品哄他。

  沈白舟瞥过他手里的抹茶蛋糕,心中冷笑,你以为我是能被这种东西轻而易举给诱惑的人吗?你也太小看我的自制——

  他触不及防地被陆时淮喂了一口,甜津细密的口感在嘴里划开,沈白舟舌尖一卷,那一小口蛋糕就吞咽下肚,随后便是接二连三的喂食。

  等最后一口在口腔里消失殆尽时,沈白舟看着被他全部消灭的蛋糕,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托盘,内心警声大响。

  糟糕!好像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给打败了!

  他猛地一抬眼正对上陆时淮稍微眯起来的眼睛,以微笑的表情看着他。

  可恶!明明知道他对这种甜品最没有办法了。

  陆时淮将沈白舟脸上的表情收进眼底,温声询问:“现在心情好点没有?”

  “没有。”沈白舟就这么刺他,还抬起自己的下巴颏一股子傲气凌人的模样盯着他看。

  耳边传来一声清泠的笑声,而发声源离沈白舟的耳廓近在咫尺,只差一点距离便可以轻轻擦过他那柔软的耳垂。

  “那要不要再吃一点?”陆时淮拉着他就亭内坐下,长椅上放着好几种不同品类的甜品,就连模样都是精致诱人的。

  沈白舟咽了咽喉咙,他死死地压住内心的渴望,像刚才那样丢人的事情他绝不要再做第二遍!

  陆时淮却没给他拒绝的机会,他当着沈白舟的面将甜品盒拆开,一步一步丢下诱饵,他眼眸黑沉沉的看起来颇为狡猾:“舟舟,和我在一起后,每天都能吃到你之前最喜欢的那个牌子的蛋糕,而且我在那边有优先服务,每个新品都会先送到你这。”

  沈白舟脸色纠结,终于说出令他最近不快的原因:“这些天,你一次都没有联系我。”

  陆时淮了然,解释道:“当时出了一点小事情手机丢失了,我换了新卡跟你打过电话发过消息。”他说话一顿叹了口气,“你貌似设置了陌生号码拦截,一直没能打通过。”

  沈白舟愕然从手机上看发现还真是这样,手机显示拦截一条陌生号码三十多次,听陆时淮解释完沈白舟那点沉闷慢慢消散,如果真是这样哥哥当时得有多着急啊!

  “舟舟,你会答应我的,对吗?”

  沈白舟抿着唇没有回复,他有点忐忑不知道到底怎么选择,直到目光从那一堆零食上挪到陆时淮俊雅的面容上,小心试探问道:“你会对我很好的对吧?

  陆时淮温雅笑道:“当然。”

  轻飘飘的两个字落在沈白舟心尖上,他胸腔又开始快速地跳跃起来,耳廓也泛了一层粉,“哥,跟你谈恋爱,也不是不可以。”

  陆时淮这一刻简直爱死了他清冷嗓音下透过来的这句话,仿佛使得他沉寂已久的心跳又活了下来。

  他手指慢慢地逐渐抚摸上沈白舟宛若蜜桃泛滥的脸颊,一下又一下,优雅得如同贵族在轻拭

  某件名贵的物品。

  陆时淮脸上流露出流连的情绪,他的动作令沈白舟发痒却不容闪躲,陆时淮手指向下慢慢停留在他细嫩的脖颈,指腹点了两下,陆时淮凑到沈白舟耳边,热气令他耳廓发烫。

  “舟舟,我现在想欺负你可以吗?”

  沈白舟怔愣偏头去看他,正想问什么欺负?哪一种欺负?倏地后颈被人力度很轻地捏住,他还没能来得及反抗,吻就铺天盖地地朝他席卷而来。

  他手指攥紧陆时淮的衣服,想让他不要再亲了,他脸颊上的温度快要爆表,就连呼吸都喘不过来,直到最后被亲得脸颊熟透迷糊得抵在陆时淮怀里。

  沈白舟舌头都发麻,他手指把陆时淮的衣服拽得十分凌乱,滥红的嘴唇上泛着热气,他皱着眉气呼呼指责道:“你下次不许这样。”

  “嗯,好。”陆时淮愉悦应声。

  陆时淮嘴角细微的扬起来又落下,在沈白舟看不见的地方,灰暗发寒的眼睛里恍若散发着乌压的黑气,我终于又得到他了。

  听到回应沈白舟刚喘了一口气,整个人像搁浅在岸边的鱼,极其缺乏滋养的水分。

  可下一刻他的脑袋被人轻缓强行地往陆时淮的方向拖着,紧接着那股令人窒息的感觉又传了过来,陆时淮的亲吻是舔舐中夹着令人疯狂的沉沦感,直到最后一刻他仔细吻过沈白舟因为摩擦发红的唇。

  既然下次不允许的话。

  那这次只好欺负到够。

  作者有话要说:你不懂可持续发展!感谢在2021-08-1701:43:07~2021-08-1900:12: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yolo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卓仔!!10瓶;姝闫、1546瓶;外面风大、yolo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ddas.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ddas.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