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我来了!_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笔趣阁 > 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 第44章 我来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4章 我来了!

  唐可出门后,沈白舟在桌底老老实实蹲了几分钟,等完完全全听不到声音后才敢稍微探出头。

  “哥,刚才吓死我了。”沈白舟悄声嘀咕一句,其实明明什么也没有做,但是他心里总是带着点似有若无的心虚感,并且在他们闯进来的那刻反应迅速地钻进桌底。

  “手放哪儿呢?”

  陆时淮有点哑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沈白舟被他问得一怔,低晃着脑袋去看赫然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在陆时淮的大腿上,还差一丁点距离就能碰到不该摸到的东西。

  东西鼓鼓囊囊的,再加上陆时淮慵懒的坐姿使得裤子有些紧绷,一眼看去就更大了。

  陆时淮看着沈白舟那总乱瞟的眼神,这会儿是真憋不住笑了声,用手在他的脑袋上轻摸了下,“眼睛往哪儿看呢?”

  沈白舟带着点不知道是尴尬还是羞赧的意味笑了声,胡编乱造打了个马虎眼准备从桌底爬出来,他脑袋刚一抻,陆时淮修长结实的长腿抻了过来牢牢地挡住沈白舟的动作。

  沈白舟被他的举动弄得满是雾水,正要出声问道,陆时淮略微垂下头来,眼睛认真地注视着沈白舟,“随便搪塞个理由,糊弄谁呢?”

  说话间他又调整了一下姿势,眉梢细细地勾起一个弧度,语气藏着轻微的逗弄意味,“说说,刚才眼睛往哪儿看呢?”

  沈白舟见他这愈加有咄咄逼人的气势,颇有些恼怒,恨不得一口咬在陆时淮的大腿上。

  陆时淮见他闭口不言,用手指摩挲几下他下颔的肌肤,“怎么?不好意思?”

  沈白舟一口咬在陆时淮的手腕上,不过他的力道很轻,牙齿咬在肌肤上就像是在跟人挠痒痒似的。

  陆时淮也没有将人逼得太紧,逗到一定程度就收了手,将腿扯了回来让人出来,不过见沈白舟一动不动窝在桌下,“还不出来,在桌子底下待习惯了?”

  沈白舟拧着清秀的眉头死死地盯着方才被他咬住的地方,神色沉默地将有些碍眼的手表扒开,视线恍惚地落在左手小臂上残缺不齐的疤痕。

  沈白舟脑海里恍然想起以前大热天的陆时淮总是穿着长袖,就连在军训时气温高达39度都穿着白色的长衬衫,那时沈白舟还没能认出他,还暗自嘲讽他大热天穿这么厚实不热吗?

  “哥、哥你这··”沈白舟自己都没察觉语气里带了哭腔,他勉强按捺住情绪:“你这…怎么回事啊?”

  陆时淮凝视着眼睛已经蓄积水光的沈白舟:“当时意外发生车祸,现在没事了。”他叹了口气,明明出事的是他,结果却让沈白舟哭得这么狠,反倒要他出声安慰:“现在一点也不疼,别哭了,乖。”

  沈白舟还想问得更细,被陆时淮模棱两可用几句话带过,等沈白舟收敛起情绪不怎么开心地吃着唐可留下的蛋糕时,陆时淮的视线随意地在左手上停下,将手表重新戴好,过程中他左手试图使劲发现依旧没什么力气。

  沈白舟吃了几口没什么胃口,将蛋糕放在一边偷偷用手机查车祸后有没有什么后遗症,结果一搜里面自动弹出一条:车祸后导致性·器官障碍无法勃·起怎么办?

  “····”

  沈白舟悄咪咪地掀起眼皮想再去看一眼,陆时淮径直夺过他的手机,沈白舟比陆时淮矮一截抢都没办法抢。

  等陆时淮看清楚屏幕上的字眼后,脸上竟然浮现出一闪而过的冷意,随后将手机还给沈白舟很正经地说道:“穿着裤子看得不够清楚。”

  “嗯?”沈白舟手指攥着失而复得的手机,生怕陆时淮趁他不备再次夺过去。

  “下次脱光了试试。”

  沈白舟被陆时淮这公然耍流氓的气息给赫住,揣着手机抖了抖,可陆时淮看他的眼神太过正经,仿佛刚才的话只是随口一说,就跟平常闲聊谈论天气如何一般再正常不过了。

  可沈白舟哪吃得下这一套,红着脸略微拉下与陆时淮的距离,没再看陆时淮一眼闷着头从包里拿出复习资料。

  陆时淮见好就收,将方才开会之前准备的纪要再过目一遍,看样子丝毫没觉得刚才说出的话有何不妥,反观沈白舟虽然伏在桌案上模样专注刷着题,脑袋里却宛若安装一个自动播放机器,一个字一个字重复播放,吵得他心神不宁。

  他苦恼地一咬牙,总觉得刚才那股骚气经久不散,到现在蠢蠢欲动直闯他脑门。

  沈白舟甩了甩脑袋,努力稳住心神安静写题。

  时间静悄悄地流淌,墙壁上挂着的钟摆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沈白舟写完习题后生了些倦意缩成一团,脑袋抵在椅背上小憩片刻。

  他睡得有些熟,醒来时已经三点左右。

  陆时淮放下手里的电脑,问他:“等会想去哪里吃饭?”

  “今天跟俞响约了。”沈白舟打了个哈欠仍觉得有些困意,“他不是谈恋爱了吗,今天请双方几个玩得好的一起吃顿饭。”

  陆时淮顺着记忆慢慢回想起这个人,他有印象,是之前在军训上见识过的跟沈白舟关系很亲密的那个男生,一想到这个陆时淮嘴角稍微往下塌了点,漫不经心随口说了句:“去的人多吗?”

  语调清淡跟往常一样,沈白舟没有察觉出别的情绪,想了想:“也不算多,七八个人。”

  陆时淮双手环抱,本来挺直的背往后一躺靠在椅子上,意味深长:“都是女生?”

  沈白舟在被他盯得头皮发麻的眼神中坐立不安说了声是。

  ····

  到了五点半,俞响和陶陶早就在订好的包厢坐下等着其他人来,除了之前跟俞响喝过酒的闺蜜,另外还有她几个室友。

  不过她们来得都还挺早,早就在里面谈天说地开起玩笑调侃,俞响在这边一个人应付得苦不堪言,赶紧用手机发消息催促沈白舟速速前来救驾。

  -s:马上,我哥待会也来。

  -俞响:不是吧,管这么严,吃顿饭都得看着?

  -俞响:来来来!多个人多个热闹,我早上把顾逸也叫上了,忘跟你说一声了。

  沈白舟看到消息后发愣,他想起之前跟顾逸闹得不欢而散,导致现在两人基本上也没什么交流,突然被凑到一起吃顿饭说不尴尬也是不大可能的。

  顾逸比他们俩先到,沈白舟去的时候顾逸已经在一旁坐下跟其余人侃侃而谈,俞响见沈白舟和陆时淮进来给两人拉开桌椅,迅速吩咐身侧的服务员上菜。

  两人坐下后,陆时淮径自拿过摆放在沈白舟面前的碗筷,拾起桌上的茶水给他涮杯,他的动作优雅好看,特别是那一双细长的手,指节如竹,肤色甚玉,很是吸引其余众多女性的目光。

  “学长,听说你马上就要退社了,是真的吗?”陆时淮右手边的妹子突然问道。

  “嗯,下学期的事情。”他简声应答,动作没停将碗筷放回沈白舟的面前。

  身边的妹子陆陆续续跟陆时淮讲着话,他处于礼貌不便于打断只好简短回复两句,可沈白舟心里就有点不熟滋味,他伸手拽了下陆时淮的衣角,把陆时淮往他这边带了下说道:“哥,我带你来这不是让你只顾着跟女孩子聊天的。”

  声音闷闷囔囔的,明眼人听出来他闹了点小脾气。

  陆时淮用手指挠了下他的手心,准备跟他倒杯饮料结果被沈白舟一爪子扒开。

  沈白舟用手指着其他人面前喝的啤酒,降低了声音语调稍微扬着说:“那一排排的女生都倒着啤酒,哥你跟我倒饮料,我不要面子的呀?”

  陆时淮低声笑了下,气还没消呢,不过对于沈白舟他有自己的一套处理方式,“那我跟你倒啤酒?”

  沈白舟想了想,其实他也没那么想喝酒,就是刚巧逮着陆时淮的行为出口气罢了,而且他喝酒实在容易醉,酒味也闻不大惯,正踌躇间陆时淮已经拿了一瓶酒往他的杯子里倒进来。

  沈白舟有点好面子,不让上次也不会跟俞响一群人拼酒拼到醉,眼见满满的一大杯酒沈白舟为接下来的干杯行动深深担忧。

  陆时淮喜欢看沈白舟纠结的样子,总觉得有些可爱,等欣赏完后跟他悄声道:“刚才酒瓶上德文写的是酒味饮料。”

  “····”害他白担心那么久。

  顾逸自始至终都盯着陆时淮看,看着沈白舟跟陆时淮的亲密样,心里顿时来了点火气,将刚倒上的酒一饮而下。

  顾逸眼神跟钉子一样死死地盯住陆时淮,眼睛里的不满似乎快要溢出来。

  陆时淮抬起头来,正对上顾逸有些阴沉的面孔,露出温和的微微一笑。

  眼神却是掺杂着冰,带着嘲弄。

  沈白舟此时正被俞响拉着说着事,没注意到身边已经气氛紧绷仿佛跟火药桶般要炸开。

  菜陆陆续续上来,讲话的声音少了些。

  沈白舟闷声吃着菜,陆时淮在一旁负责夹菜,等看到沈白舟小时候以前喜欢吃的凉拌毛肚正要夹起一筷子放到他碗里,却被俞响眼疾手快地给挡住。

  陆时淮的动作在空中停滞一瞬,下一秒顾逸含笑带讽的嗓音传来:“他最讨厌吃这个。”

  紧接着他继续嘲弄扳回一局:“恋爱谈了这么久,连这个都不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宝贝们别取收,我知道错了呜呜呜呜

  感谢在2021-08-3021:53:18~2021-09-0123:32: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olo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ddas.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ddas.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