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9.食物_香浮欲软 (溢乳少女)
笔趣阁 > 香浮欲软 (溢乳少女) > D09.食物
字体:      护眼 关灯

D09.食物

  对于突然出现的两人,这个外来的小队感官复杂,他们既是感激,又是警惕。

  他们被咬中的同伴虽然没有当场死亡,但是之后却也因为失血过多断了气。这下,五人便只剩下四人。易瑶拉了一张凳子坐下,看着他们收殓同伴的尸体,仔细观察几个人。

  叁男一女,都处在二十多叁十的年纪,其中唯一的女性看起来年纪较轻,但也十分精干,在短短时间里,她已经找到了可用于包裹尸体的被单,还与另一名男性一起拆下了床板,把尸体搬上去。

  几人中类似于头目的男人走过来:“需要帮忙吗?”他问的是里昂。在确认怪物死亡后,里昂就找到了工具,将它的尸骸推向破开的阳台,这是为了处理它的尸体。

  在居民楼的下方,他专门开辟了一块空地用于处理这些怪物的尸体,主要的方法是焚烧,由于这个,那块空地的地面都是一片黑色。不过易瑶从来不参与这个工作,一个原因是他不让,另外一个是,她的确力气不足,如果帮忙反而会拖慢进度,远不如他一个人做效率高。

  面对那个男人的好意,里昂的态度依旧是拒绝:“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可以。”

  把怪物一脚踢下楼,楼底后一步就是一阵闷响,然后他翻身跳下阳台,转瞬就没了踪影。

  “还真是…”男人走去阳台看,发现里昂都已经站在了楼下,速度快得不似常人。

  “哥,已经弄好了,咱们要不要把阿心送下楼?”女人上前问。

  被称作哥的头领转过身:“天色快要暗下来了,我们先把阿心放在对面屋子,等明天再把他给埋了吧。”他说着,走过去和其他几人聚到一起。

  他这一番话倒是没有人反对,夜晚降临后,黑暗会大大阻碍人的视线,但那些异变怪物却不受到影响,其中的一些甚至有飞翔的本领,移动灵活,所以晚上的危险性会比白天多得多。

  几人在走廊对面找了一间空屋子,将自己死去的同伴抬过去安置好,这才走回来。

  此时里昂也已经回来了,站在易瑶身旁,与她一起等着他们。

  “谢谢你们。”几人诚恳地道谢,然后依次报上了名字。女人叫谢晚,头目叫石何鑫,其余两个男人分别叫云客和云祖,是一对表兄弟。

  石何鑫介绍道:“我们原本是一个研究院的同事,异变突发的时候正好在一块,就组成了一个小队伍互相照顾,想要一起回华市。”

  “你们不是这个城市的人?”易瑶问。

  谢晚看了石何鑫一眼,得到肯定后点点头,解释道:“我们是一起来这里出差的。因为华市就在隔壁,所以我们想,若是努把力的话应该可以回去。”

  “我们各自有了家庭,实在放不下一定要回去看看。”云祖也出声说。

  里昂在旁观察他们,易瑶回头,给了他一个眼神,结果他却摇摇头,其含义是:他们在说谎。

  她不禁沉眉,脸色暗了暗。

  接着她又随意问了一些异变的问题,得知了关于这个世界的更多信息:

  末日的开始源于一次地震,在那次地震之后,山区开始出现异于常人的变形昆虫,而且这种变化是全球性的,在大陆上的多个不同地区,都出现了地震加变形昆虫的异象,一些学者猜想,也许昆虫会重新统治地球。

  但无一例外,进入人类聚集区之后,这些昆虫展现出了极强的杀伤力,而且更让人惊慌的是,他们可以以人类为食。从西南方向飞来的大批巨型飞蝗在某天突然入境,在短短几天之后就占领了十余座城市,几乎使其灭城。好在那之后,南方多省突发暴雨,飞蝗没能北上,反倒是灭绝与百年难遇的特大洪水当中。

  但这并不代表其他地方就是安全的,几乎是飞蝗来袭的同一时间,如同被传染似的,多个地方雨后春笋般出现了异变怪物,而由于这些昆虫的体量,有些军队几乎还没出兵,就被团灭了。由此,各个地方的居民只能开始自救。

  只是,说了这么多,易瑶并没有感到有几分高兴,里昂也是如此。这个小队在一开始就对自己的来历说了谎,这让人完全无法放心。

  他们趁几人转移居所时走到角落。

  “你觉得有哪里不对吗?”易瑶轻声问道。

  里昂仍然盯着他们:“我觉得他们很危险。”

  “怎么说?”

  他说:“这几个人刚来的时候,就吸引了一个巨型怪物。”看她疑惑的神色,他解释道:“就是昨晚的时候,不过那个怪物后面解决了。”

  她点点头,他继续说:“而今天,又有一个巨型螳螂突然出现,来攻击他们。我怀疑,他们身上也许带着什么东西,能吸引这些危险的怪物。”

  她听了这个猜测,忍不住后颈一耸:“你是说,能够引诱异形昆虫的东西?”

  “对。”他进一步推想:“也许是某个极其重要的东西。不过,也有可能是某种强力的诱虫剂。”他的这番猜测并不是无的放矢,因为,在今天近距离接近几人时,他也产生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

  易瑶想到此,手无意识地摸上了枪:“要动手吗?”这种巨大的祸患,还是早点解决为好。

  里昂制住她的动作:“先等等,我先确认目标。”

  她不解,没想到他忽然轻松地笑了下:“我饿了,你要不先去把饭做好?”

  这么说着,她的肚子适时地叫了声:咕咕。

  她转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住腹部:“是有点饿了。”

  “不过,你怎么确认目标?”她转头看他。

  “待会我们先假意告别,然后我再折返回来。那种吸引怪物的东西应该很重要,他们骤然没了外人监视的压力,必定会查看一番,要不然,也会在放松下露出其他破绽。”他笑着说,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你倒是很有经验。”她哼了声。

  里昂的神情微不可见地一僵,转而用笑意掩饰:“总之,这里交给我就好,到时候我也容易脱身。”

  “那么,你到时候就去二号屋找我。”易瑶想了想说。

  他们原来住的地方已经暴露,加上发现这几人的底细不明,她不敢再回那个屋子。

  好在上午已经把物资都藏好了,他们还可以去里昂准备好的备用屋子,那里面也准备了可供生存的食物和日用品。

  “好,那我到时候去二号屋找你。”

  两人接着假意告别,从阳台离开。

  二号屋的面积相较原来的住处要小得多,只有一室一厅,不过原住户在厨房里还留下了不少材料,勉强可以开火。

  这一家也喜欢种菜。易瑶从阳台剪了几颗葱,再摘了一颗蒜,颇有些无语。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里昂从原来的屋子拿过来的。

  没有米饭,只能煮面。她拆了叁包方便面,再开了一罐午餐肉和一罐腌黄瓜,切成丝,依次放入锅里,把料煮化之后,没有急着下面,而是把盖子盖上,让小火炖着,然后坐回沙发等人。

  里昂没有让她等待太久,天快要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从阳台上摸了上来。

  “怎么样?”她站起来。

  他的脸上多了几抹灰,似乎是被蹭到的,微笑起来时有几分可笑,不过他从身后拿出来一样东西:“拿到了。”

  只见一块平平无奇的圆形大珠子躺在他手上,易瑶刚要把手搭过去,那珠子忽然就闪了光,是荧绿色的。

  “这是宝石?”她有些困惑地缩回手。他反而大大方方地把东西塞在她手上,珠子发出持续的荧光。

  “你安静下来感受一下。”他说。

  易瑶不说话了,握在手里静静感受。

  砰砰、砰砰…她听到了微弱的跳动声。

  视线移到手心,她感到有些冷:“这个东西,是活的?”

  “对,这是一个活的卵。”

  “卵?”她手忙脚乱地把东西塞回他手上,“你快把这玩意处理掉。”

  尽管没摸到什么,她仍是去洗手池狠狠搓手,恶心的感觉黏连在意识里,久久不散。

  里昂还站在那里。

  “你听到没有?把它处理掉。”她有些恼怒地催促道。

  他轻轻笑了声,倒是乖乖地点头:“好,我这就处理。”

  这个卵…倒是个大补的东西。

  里昂的眼睛发出贪婪的荧光。

  噗——

  珠子转瞬间化成一小滩黑水。

  易瑶又洗了几遍手,甩甩头,把那种奇异的感觉丢掉,去厨房把面下了。不一会,面香混进汤里充满房间,闻起来很不错。她把锅端出来,里昂便也走过来拿碗筷,两人如同往常一样开饭。

  “待会你先去洗吧。”她看了眼他身上的脏污,“我正好去看一下这屋子了的东西,铺一下床。”

  “好。”他没有意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ddas.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ddas.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