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帮我吸,可以吗?(4071字)_香浮欲软 (溢乳少女)
笔趣阁 > 香浮欲软 (溢乳少女) > 04.帮我吸,可以吗?(4071字)
字体:      护眼 关灯

04.帮我吸,可以吗?(4071字)

  易知墨把地点定在一家私房菜馆。坐车到岔路口,易瑶看到一家母婴用品店,咬了咬牙,带着帽子走进去。

  “请问需要什么吗?”

  她颇有些难以启齿地说:“吸奶器。”

  “好的,请问需要手动还是电动的呢?”

  她没想到还有这等差别,有些窘迫地答:“不知道。”

  好在店员惯会察言观色,礼貌地为她介绍道:“电动分为单双边两种,价位稍高,但是使用方便,手动的无需充电,同样便携,而且相对便宜些。”

  “您看需要哪种呢?”

  易瑶对此一窍不通,这她如何能懂?

  “...我需要尽快使用,要买哪款?”

  店员微笑道:“您可以直接购买手动款,本店产品都经过专门消毒,可以直接使用的。”

  门边又有客人进来,易瑶顾不得想太多,付款打包一气呵成,像是被人追赶一样很快逃离了这里。

  “呼...”她抚抚胸口,小心地将东西放进包里。说起来,购买吸奶器还是林医生给的建议呢。

  走进布置精致的小楼,易瑶一踏入包厢,肩上的背包就被人提了下来。

  “来,坐。”易知墨领她坐到靠近自己的座位上。

  “身体怎么样了?”他难得温柔地问道。原本冷峻的线条都柔和了不少,可见他的在意。

  “还好。”易瑶乖巧地点点头,“医生说没事。”

  “嗯。”他闻言,也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体贴地为她端茶,连水温都试过了温度才递给她。

  “哥,不用这样的。”易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易知墨看着她没几把肉的小脸,深感自己多年的疏忽:妹妹还是长得太瘦。

  思及此,他把菜单拿给她:“想吃什么就点上,多吃一点也没事。”

  “哦。”易瑶抬抬脚跟就知道他又在想什么了。

  也不知道易知墨对她的体重是有什么偏见,每次回来一起待着,都是明里暗里劝她吃多点。她又甜蜜又无奈地皱皱鼻子,感叹道:摊上这么个哥哥,她没变成个胖墩可真是可喜可贺了。

  她埋头看菜单的时候,包厢门被打开了。

  “来啦?”易知墨抬头,招呼了一声。

  “怎么有闲情逸致,叫我们几个出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易瑶很是诧异地抬头。

  居然真的是林毕源。

  只见从门口走进来两个身量很高的男人,一个声线温润、气质冷冽,另一个面孔陌生,浓眉高鼻,颇有些混血气质。两人一齐走进来,若不是那清一色的寸头和过于简单的穿着,简直能与时尚男模媲美了。

  易知墨站起来,上前和兄弟心照不宣地拍拍肩。

  “明天出任务,聚一下。”

  叁个大男人坐下来,却显得唯一的女性易瑶有些格格不入。

  “哥?”她有些求助地看向易知墨。

  易知墨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颇有些炫耀地向好友介绍道:“这是我亲妹,易瑶,瑶瑶。”

  “瑶瑶,这是林毕源、霍元。都是我之前一个队的战友。”

  “那...我该叫?”她斟酌着称呼。

  “都叫一声哥就行。”林毕源不禁替她解围。

  “好!”她乖乖地点头,“林哥、霍哥。”

  对面的两个男人看着她眉眼弯弯的笑颜,一瞬间软到了心底。

  饭席间,易知墨和几人打趣,然后不经意地提到:“我这次去得有些长,你们帮忙照顾一下她。”

  “行。”霍元首先答应了下来。

  “有事,来军医那找我就是了。”林毕源则是直接和易瑶说。

  易知墨放心下来,点点头。霍元最重义气,林毕源则是谨慎精明。他不在这些日子,将妹妹托付给他们便最是放心了。

  “那、你要去多久啊?”易瑶悄悄问他。

  易知墨低头:“少则半年,多则一年。”

  “这么久?”易瑶皱眉。易知墨现在还没到毕业,出任务也都是周边,因此兄妹每月里,或是视频或是短暂放风,总还是有机会见面的。

  可这样长达半年的任务是从来没有过的。任务期间不允许通讯,算算时间,等到她高考结束了他也许都未必回来。

  她的失落显而易见,易知墨有些无奈地点点她:“我不在这段时间,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好...”她低头狠狠地咬了几口猪蹄,一直吃到肚子浑圆。

  吃饱了饭,奶又涨了。

  几个男人靠在沙发上聊天,易瑶环胸,有些不耐地蹭蹭,一下又一下,自以为很隐蔽。

  糟糕,好像又浸湿了。没多久,她感觉胸前粘得难受,默默起身去洗手间。

  这里的包厢是自带洗手间的,只不过离装潢精致的餐厅隔了个拐角。

  林毕源大概知道易瑶离开的原因。等她离席后,他也借口抽烟,走去了那边。

  “唔...怎么回事?”易瑶自己锁在卫生间里,还在和吸奶器作斗争。

  她实在对它很生疏,几次动作都不得其法。

  胸前明明那么胀那么疼,怎么就无法用它来通奶水呢?

  她本来泄气地打开门出来,恰好看到林毕源,眼睛一亮。

  “林、哥”她下意识又要叫医生,“你能不能帮我一下?”

  “帮什么?”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

  “就、就是...”她支支吾吾,手拉住他的衣角请求道:“先进来吧。”

  林毕源上前一步,低声问:“又胀了?”他没有明说,易瑶已经点头。

  “对、对。”

  咔哒。门轻轻被关上。不算狭窄的洗手间此时却仿佛没有落脚之地。

  他太高了。易瑶感觉到密闭空间里属于男性的清新气息拂面而来,咬了咬唇,忍住自己心理上不自觉的晕眩。

  他好像刚洗过澡,好好闻。

  而林毕源只觉得甜丝丝的奶香味萦绕在鼻尖,脑海里条件反射地浮现出易瑶坦露胸乳的淫景。

  渴。欲望化作喉间的干涸,又让他抓心挠肺般地痒。

  他捏了一下指节,又问:“怎么了,需要我帮你什么?”

  “嗯。”易瑶点头。也许是先前问诊产生的信任感,她少了一些羞涩,低声说道:“涨奶,可是不懂用吸奶器,你能不能教教我?”

  “真的好难受啊。”她补充道。

  林毕源的视线停留在她粉红的耳垂上,说:“好。”他以为只是简单地教她如何使用。

  哒。易瑶挂起包,拿东西递给他。男人宽厚的手掌上于是被摆上了这样精巧的硅胶制品。由于自己所学专业,他对这类的器具并不陌生。

  这是吸奶器。

  她将东西给他之后就背过手,伸进衣服里去解搭扣。

  林毕源只是耐心等待她的动作,尚且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

  直到易瑶划拉几下解开扣子,将衣摆拉开。

  他呼吸一滞。

  密闭空间里的任何声音都清晰无比,听到男人瞬间粗重的呼吸声,易瑶有些不解地抬头:“怎么了?”

  怎么了?她正在引他犯罪。熟悉的火热直冲下腹,林毕源却只能一错不错地、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景色。

  内衣没有完全拉下来,松松垮垮地挂在下腹,其上自由舒展的两团绵乳,微微向两侧分开。雪白细嫩的肌肤和软弹的质感引人探究,晕红鼓胀的乳晕像是两朵怒放的花,轻盈地落在她胸前,高翘的蕊随呼吸颤动。奶水在他的眼前溢出,沾湿了下半的雪球,淅淅沥沥地缓缓往下淌。

  少女下身只穿了校服的短裙,在他火热的视线下忍不住双腿合拢,让腿心被缓缓碾压、摩擦。

  真是奇怪,明明用吸奶器怎么都无法引出来的奶水,如今被他看着,就争先恐后地往外涌。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腿心又湿了,只是难受地不断挤压着,企图获得一种隐秘的快感。

  林毕源显然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嘴角微动。

  她湿了吗?他有些按耐不住自己越来越火热的欲望,闭眼,然后又张开,试图清明。

  他终于想起手上拿着的器具。

  “这个...不懂用吗?”

  “将这个漏斗贴紧乳房,然后按压把手,就可以了。”他一边说,指示器具部位示意。

  易瑶点点头:“我知道,可是,吸不出来...”她有些羞愧低下头。

  “需要我帮你吗?”林毕源的语调微微颤抖,他的目光又不自觉地粘连她身上,火辣辣的。

  易瑶忍不住环臂,自下而上的挤压让乳球聚拢、互相挤压,最抓人眼球的红却没能被有效遮挡住,悬在手臂之上,好像崖边红艳刺目的果实,引人渴求、追寻。

  林毕源感觉自己腿间的反应有些掩饰不住了。

  “好、好啊。”她结结巴巴地答应道。

  男人的喉头滚动,让她坐下来。他讲究地洗过手,然后蹲下身。

  “我先替你揉开,确保乳腺没有堵塞。”他观察着她的反应,伸出手。

  易遥对于他的触摸已经有些熟悉,并没有抗拒。

  当微凉而粗粝的大掌轻柔地托握在自己的双乳上时,她喘了一声:“凉。”

  “抱歉。”

  他呼吸很重,灼热的气流喷洒在她乳尖,让她敏感地颤抖,又娇声说:“热。”

  “...抱歉。”林毕源依旧说。

  易遥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其实没事的,你不要理我。”

  “嗯。”他眼睫垂下,沉声应道。

  林毕源的五官线条分明,面无表情时气质偏向冷冽,易遥悄悄观察着他,看到那双薄唇慢慢挨近自己的乳房,心弦拉紧。

  好想,让他帮忙吃一吃啊...她又在不合时宜地想象了。

  双乳被温柔托起,他避开指尖,只用虎口按摩乳腺,触手滑软,如同高级的丝绒般细致柔嫩,又像是富有弹力的水球,随着他手上的动作一疏一张。

  奶液欢快地流下来,他几乎都想躬身品尝一番。

  不知道吃起来,又是怎样的滋味?他心里慰叹,对这对美妙的乳团有些爱不释手。

  “啊...嗯...”易遥眼尾漫红,无法控制地轻轻呻吟。

  林毕源的视线往下,看到她的双腿因为动情而完全夹住,互相碾磨着,一下一下,腿部肌肉紧绷又舒张。被大腿动作推挤着,短裙堆迭在上部,从他的角度看去,能看到大腿下沿隐约的水光。

  她,真是湿透了。

  手上的动作越来越肆意无度,易瑶娇娇呻吟着不要,仿佛两人正在某种情色的情景里,而他在对她进行越线的爱抚。

  不、他在做什么?在指尖要按上那可怜流奶的乳尖之前,林毕源猛地惊醒过来。

  奶液的黏腻仍停留在掌间,他强迫自己放下手。

  “医生?”她疑惑地问。

  是啊,他还是医生。林毕源冷静下来。

  “乳通了,我现在用吸奶器。”他说着,手指微张,精确地握住一只乳,让硅胶制的小喇叭对准乳头,整个罩上去。

  吸奶器不能完全压紧,他皱眉,试探地按下把手。果然,除了原先溢出的那些,并没有吸出更多的奶水。

  “你看,没有。”易瑶无奈道。

  林毕源轻咳,解释道:“是型号问题。你的乳晕,比这里适用的尺寸更大一些,所以没办法完全贴合。”

  “哦...是这样啊。”

  气氛沉默起来。

  馥郁的奶香与男性清爽的荷尔蒙互相交迭,在这短暂的沉默中快速发酵。

  林毕源的手不知为何,还扶在乳侧,恋恋不舍地,像是忘了放下来。

  方才被揉弄的快感渐渐远离,易遥胸前愈发胀痛,腿间又湿得难耐空虚,交织的情欲闷得她不由得低喘:“啊...”

  男人的手被惊动似的,猛然离开。

  “啪——”他的手在半路被抓住了。

  “帮帮我吧...”她凝视着他,低声说。

  “你不是答应了吗?要帮我的。”

  “怎么帮?”他眼神复杂不明。他答应了。

  两人对视一眼,易瑶先羞涩地逃开。

  “你、你说过的,使用器具或者是...”人为。

  人为,人为地帮她吸吗?林毕源舔唇。

  “可以吗?”易瑶软声请求。她实在是被身体的难耐冲昏了头脑。

  他沉默了半晌,让她几乎要失去希望了。

  “好。”仿佛火星引燃了大火,他再也无法掩饰眼底的欲望,深深地看着她。

  “那我就给你...你想要的。”也是我想要的。男人说着,薄唇覆上了娇嫩的乳尖。

  ————————————

  是不是很刺激!

  姐妹,收藏、猪猪、留言,你总要留下一个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ddas.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ddas.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