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内外(2361字)_香浮欲软 (溢乳少女)
笔趣阁 > 香浮欲软 (溢乳少女) > 22.内外(2361字)
字体:      护眼 关灯

22.内外(2361字)

  “还要喝水吗?”何宪问。他的肩颈肌肉都紧绷地僵住了,脸上却仍是故作轻松的样子。

  他无法不紧张,因为第叁张,需要拍摄的是她几乎完全赤裸的模样。裙子将会被完全褪下,丢到脚边,而她将按照分镜里画的那样,半侧身,低头俯视脚下绽开的“花”。

  “不用了,”易瑶笑笑,她也紧张,但是比起他来,显然更松弛一些,这也许可以归功于刚刚灌下去的两杯水,不过,“再喝下去,待会就忍不住去洗手间了。”说着,她喝掉杯子里的最后一滴水,俯身将它放回去。

  因为内里真空,双乳没了束缚,自然地向两侧微微分开,当她趴伏时,背部便连成了一弯诱人的弓。绵软白皙的乳房由于重力垂下来,又被缎面布料阻拦着下倾的幅度,于是鼓鼓囊囊地从领口处溢出,乳肉嫩白柔滑,视线往下,微硬的乳尖顶起布料,饱满的下乳则是摇摇晃晃的…他不着痕迹地偏了头。

  “也是。”他低头,下颌线也绷成了一条直线。

  易瑶站起来,若有所觉地看向他。却发现他正专注地看着脚下的那一小片地方,是有什么吗?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空空如也。

  “该准备拍摄了。”发现身前的人还没动,他提醒道。

  “哦。”她嘴里应着,忍不住把目光放在低垂的眼睫上面:轻盈的睫羽纤长浓密,在眼下投下一小片扇形的灰色阴影,仿佛让他冷峻的面容都柔软了起来。

  “易瑶,”他抬起头,终于直视她,“马上要开始了。”他说。他努力让声线保持往日的严肃、沉稳,但是,对上她明目张胆的目光,他还是抿直了唇。

  “好。”易瑶笑了笑,答应下来。

  主人公重新回到布景区,作拍摄准备。

  她转身,面对着镜头,半倚着椅背,伸手勾起自己的一边肩带。她只是看着自己的脚下动作,一只手抚着上臂下滑,在他眼中,慢得仿佛是在将他凌迟,可他却无法移开视线。

  暴露在灯光下的白皙越来越多,一寸一寸地往下揭开,布料滑下柔软浑圆的侧乳,就如同春风吹过,吹起遮掩娇花的绿叶。先是淡粉色的乳晕,鼓胀胀地,如同绽放姿颜的柔嫩花瓣,然后是圆润嫣红的乳头,如同成熟的满溢着甜美果肉的樱桃,招摇地挺立着。

  何宪在相机下掩住半张脸,唇线抿紧,压抑着的喉结上下轻微浮动。

  易瑶脸颊泛红,将另一边也揭下来,于是两只饱满的乳房都跳出来,高耸地挂在腰上。

  她欲盖弥彰地抚上自己的乳尖,稍稍遮住,觉得自己那里痒透了,他的目光,好像透过了镜头,正在有形地触摸着她的乳房、揉动着她的乳尖。

  太下流了,她在心里轻嗔,下流得,让她想要流奶…

  何宪口干舌燥地拍了几张,他几乎是凭着自己的本能在聚焦,按下快门。

  她并没有按照分镜的指示将衣服完全脱下来,可是这回,他无法说服自己像之前一样去催促她——因为他此刻的本心已经蒙上了危险的欲望,这让他羞于启齿。而且就算催促、指示,他又能说些什么?“继续脱”?“脱得不够”?他忽然想到曾经出现在他幻想中的,近在咫尺的赤裸酮体,随着呼吸起伏的背部、胸膛,柔腻的腰臀…

  该死!他无法克制地,硬得发疼。

  “教练。”她的声音将他危险的念头高高吊起。

  “怎么了?”他听到自己有些低哑地询问道。

  “我…”她羞怯地撇过头,伸长的颈部秀美,“我继续脱了。”

  “你拍快一点。”

  “我怕着凉…”

  “好。”他的声音沉稳,似乎让人信服。可是她知道,他的目光,分明不是那样的。

  她无意识地咬了一下唇瓣,随手将卡在腰间的裙子往下推。裙摆如同绽放的花朵,从枝头上迅速下坠。缎面布料划过,腰、臀、大腿、小腿,最后,到达预定的终点,微微翘起的脚尖,它挂在那上面,终于不动了。

  咔嚓、咔嚓…

  滴滴答答,分针转动。他近乎无声地拍摄着。两人都没有说话,室内的空气近乎凝滞。

  “阿嚏——”她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而在下一刻,他嗒地直起身,快速地转身:“拍好了,你穿上衣服吧。”

  他大步走向了洗手间,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架势。

  这个反应…易瑶愕然,他是不是在慌张?

  何宪几乎是一进来,就解开了裤子。

  硕大的阳具随着脱衣的动作弹出来,龟头上的几丝清液飘洒在半空,绷紧的腹部肌肉顺着弓腰的动作蜷曲。他闭上眼,眉心蹙成山峦,眉间一道深深的印痕。

  该死!他一拳打在墙上,发泄着。他怎么能,怎么能够?尽管早已做好心理建设,但他仍是未曾预料到,自己的意志能崩塌得如此之快。他几乎是毫无抵抗地,就陷落了…

  恶心!下流!他这么唾弃着自己,拳头磕出了血丝。

  他睁开眼,看着自己丑陋的样子。镜子里的男人眼神骇人,如同一头暴怒的头狼,却企图通过自残来纾解欲望。

  还好,疼痛多少拉回了几分理智。

  他终于脱干净,抬脚踏入浴室,任强劲的冷水一冲而下。

  易瑶穿上衣服,乳尖的痒意隔着布料,似乎有所减轻,可是仍是有些难耐。

  她拉开衣襟,看着肿胀渐深的乳头,有些头疼:果然,还是被勾起来了。

  勾起来之后,就好想有人来吸一吸…

  她忽然想到他长长的眼睫,冷红的唇。

  如果是教练…

  被舌尖舔弄,牙齿轻扫,然后包裹在湿热的口腔里,强力吮吸,让那些过于充沛的奶水都灌到对方嘴里,灌进他的食道和胃…

  太色情了!

  尽管已经兴奋了起来,她还是很快地回过神来,挥走脑袋里不切实际的念头。好在出门前,她就随身带了吸奶器。她抬眼看紧闭的洗手间,里面的水声好像停了。

  她上前去敲门。

  “哈啊、哈啊…”高大魁梧的男人靠坐在光洁的墙面上,不断的撸动他下身高翘的欲望。冷水冲不灭脑内的妄想,他只能动手解决。

  这里硬得太过明显,而他无法接受自己在她面前袒露欲望。

  何宪低喘着,将自己的阴茎紧紧握住,那里被大力擦得通红。龟头已经胀成深红,又被他的拇指粗暴地对待,可怜地吐出一缕粘稠的浊液。

  不够、还不够!在极度的刺激下,太阳穴青筋跳起,他只觉得自己被灼烧着,心肺剧烈颤动着,他愈发加快,只想把自己丢入烈火烹油里,反复煎炸,仿佛这样就能洗去自己心中的罪恶。

  他如此想象着,脑海里却顽固地不断重现她的身影。

  叩叩叩——

  门被敲响了。

  “教练——”她在门外叫道。

  他整个人猝不及防地一抖,手中的肉棒再也抓握不住,抽搐着噗噗射出大股白浊,地上一片狼藉。

  “你好了吗?我想用一下洗手间。”她在门外说。

  何宪哑然,僵在了原处。

  ————————————

  首-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ddas.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ddas.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