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星光_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笔趣阁 > 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 第6章 星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章 星光

  沈白舟被他拎起放到自己面前,小表情一愣一愣的,仿佛没想到后续是这样的。

  在陆时淮的注视下,沈白舟紧张兮兮摸索几下口袋,空空如也,貌似最后几个硬币被他用来买棒棒糖了。

  “哥、哥哥,我回家后再给你钱可以吗?”沈白舟嘴上说着,心里可是把自己骂了个遍。

  叫你好吃!叫你嘴馋!

  陆时淮好整以暇看着,等欣赏完小孩脸上闪过的各种情绪,松开本就没拽太紧的衣服领子。

  “不用了。”

  沈白舟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在逗他,有些忐忑的心稍安下来,他刚刚还在盘算着自己的存钱罐还剩下多少钱呢!

  铃声再次响起,沈白舟忙从凳上起来,看了一眼陆时淮朝他摆手:“哥哥,再见啦1

  陆时淮安静地坐着,注视着小孩越加跑远的背影,等人走远了才逐渐收回目光。

  阳光细碎洒在树荫绿叶上,颇有股春意怏然的姿态。

  第二天,沈白舟比平常晚了些到亭子里,当他看到陆时淮跟昨天一样已经在那个地方吃饭时,挠着脑袋有点上课迟到的意味说:“哥哥不好意思哈,我作业写得迟了点。”

  “嗯。”

  沈白舟有些惊奇,第一次见他这么心平气和跟他说话呢。

  他有点自来熟的将饭盒放在陆时淮对面,想给陆时淮夹一筷秋雅做的糖醋里脊,被他用筷子给挡住了。

  两人面对面吃着,陆时淮留意到他的饮食习惯,出声:“挑食?”

  沈白舟刚好吃完最后一块肉,放下筷子,“没有啊1他义正言辞指着碗里空荡只剩下的青菜说:“没有饭了嘛1

  陆时淮看着他不自觉绞着的双手,没再继续说下去。

  反倒是沈白舟看着陆时淮面前的肉眼睛发光,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总吃别人的不太好。

  “对了!哥哥,我给你带了东西的1沈白舟说完从自己鼓囊的口袋里拿出一把奶味糖。

  小孩双手捧着,亮晶晶地盯着他。

  陆时淮看了眼他:“不用讨好我。”

  沈白舟摇摇头:“不是讨好啊,我昨天吃了你的牛肉,这是送给你的。”小孩是个忘性大的,之前陆时淮对他不好的,仿佛都被一顿饭给抵消了。

  沈白舟将东西放在桌上,“我还有作业,就先走了,再见哥哥1他说完对着陆时淮做了拜拜的手势后往教室跑去。

  陆时淮盯着桌上七零八落散开的糖果,五颜六色的。

  口袋里的震动铃声响起,陆时淮接起平静问道:“是他吗?”

  “根据昨天送过来的唾液样本,显示结果9999血缘关系。”

  陆时淮听到答案后挂了电话,他站起身,寡淡的眉眼往沈白舟方才走过的路上看去,已经没了小孩的影子,只是时不时有几个学生走动。

  他神色晦暗不明,琢磨不清陆琛是否知情。

  之后连着好几个星期,两人仿佛饭友一般约在亭子一日沈白舟吃完饭,并用筷子顺带拣了下陆时淮面前的排骨,一口吃了起来。

  两人天天聚在一起吃饭,再加上陆时淮有意引导,沈白舟觉得这个哥哥似乎面冷心热,并不想自己一开始所接触的那样,于是渐渐地在某些程度上依赖以及亲近陆时淮。

  一部分是因为沈白舟本身就渴望自己像褚乐一样,有一个能够跟他一起玩一起说话的哥哥;另外则是他在陆时淮这里确实被照顾得很好,当然之前那些事沈白舟可以既往不咎。

  又或者说他本来就忘记得差不多了。

  沈白舟嘴里一动一动的,莹润泛有水光的眼睛朝陆时淮看着,“哥哥,星期五初中部是不是也有节目要表演啊?”

  “嗯。”

  “那你有没有要表演的节目?”沈白舟问。

  “没有。”陆时淮看了一眼碗里还剩下的小排,夹起问他:“还吃吗?”

  沈白舟没说话直接上嘴借着陆时淮的手咬了一口,咕哝道:“那你要不要看我表演的节目?”

  他跳小天鹅现在跳得可好啦!踮脚,抬手,各个动作都学得有模有样!

  小陈老师不久前还刚刚夸过他!

  陆时淮既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一双眸子沉默地盯着沈白舟。

  沈白舟把陆时淮的沉默理所应当的当做同意了,于是开开心心的摊开练字本,开始了他最不愿意的练字。

  小学部在星期五上午开展表演,每个班推出两个节目,表演顺序由低年级到高年级依次开始。

  会场上学生家长几乎来了大半,家长们热情洋溢,有的手上举着小红旗朝着正在台上表演的孩子摇晃几下,场内气氛活跃四射。

  一年级的很快就表演完了,马上轮到二年级的。

  沈白舟听着老师的指挥在台下排队,秋雅从观众席上下来,看着唇上被点了口红显得皮肤白白嫩嫩的沈白舟,笑着拿出手机给他拍了张照片。

  沈白舟略有些抗拒,“妈妈你不要拍啦1他身上还穿着小裙子咧!

  秋雅隐忍着笑意:“好,不拍啦!不拍啦1

  很快就很轮到沈白舟他们上台,一排穿着芭蕾服的小天鹅整齐骄傲地踏上阶梯。

  沈白舟走在最后面,何若若为了照顾他,主动站到沈白舟的前面。

  随着音乐的响起,小天鹅们开始跳了起来,手臂线条的优雅,每一个动作似乎都是精心设置的,虽说比不了专业的舞蹈人员,但单看表演也称得上是精彩了。

  台下的家长们笑着拿出手机拍照,有几个纷纷对着沈白舟的方向,实在是这个小朋友太可爱了。

  沈白舟现在倒是不在意有人拍不拍照,他眼睛死死地往台下认真扫去,淡色的唇抿得紧紧的。

  秋雅在台下观看的很仔细,一点小细节都没错过,她察觉到沈白舟心情很低落后四下看了看,宝宝在找谁呢?

  初中部那边的表演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由于班级比小学部多,里面也更热闹些,观众席上家长都有坐不下的,只好站在一边看着。

  程知鹤觉得有点闷于是出去透透气,刚出大门就遇到往这边走的陆时淮。

  “去哪了?”他随口一问。

  “洗手间。”

  程知鹤笑出了声,“淮哥,你去趟洗手间非得往小学部那边跑?”

  陆时淮懒得搭话,脸上也没有被揭穿的尴尬,微风吹过撩起他额间黑色的碎发,他沉沉的眼睛看向前方,“走吧。”

  程知鹤可不干了,和陆时淮认识也有五六年了,可没见这人对谁这么上心过,真是罕见。

  “那小弟弟挺有本事啊,还让——”他接下来的话被陆时淮黑压压的眸子给堵在喉咙里。

  程知鹤笑了一声,看着前面的人影,跟了上去。

  沈白舟表演得确实不错,吸引了极大部分同龄的女孩子的目光,甚至还有比他高几个年级的学姐露出一脸慈爱的姨母笑。

  还有的小女生给他送花呢!

  表演武术的男生看到了气呼呼的,难道他们的就不好看吗!

  他们为什么没有花呢!

  众武术小男生内部得出了统一意见:眼光真差!

  眼光差不差小女生们不清楚,但她们确实都还挺喜欢沈白舟的,还有一个想抓住沈白舟的亲一口,想看看他的脸蛋到底是不是果冻做的,怎么看起来又嫩又弹。

  这可没把沈白舟给吓坏。

  小女生的家长聊表歉意,秋雅觉得并不是什么大事简单说了几句,但私下却把沈白舟拉到一边,问:“平时也有小朋友这样吗?”

  沈白舟想了想点头,但是都被他躲开了。

  秋雅说:“宝宝,以后不能让人亲到你,你也不能亲别人。”

  沈白舟的求知欲来了,大眼睛望着秋雅:“为什么啊?”

  不待秋雅回答,沈白舟想起之前跟妈妈一起看电视剧的桥段,小声问道:“是因为嘴碰嘴了,会怀小崽崽吗?”

  秋雅看着宝宝,说了声:“是1

  沈白舟:“1

  原来男孩子也是可以怀崽崽的!想起刚才女孩的动作,沈白舟现在心里一阵后怕!

  沈白舟对秋雅的话深信不疑,直到节目结束后都有些浑浑噩噩的。

  “宝宝,你刚才在台上找谁啊?”

  秋雅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个事沈白舟白嫩的小脸蛋又皱起来,“隔壁的哥哥,说是要过来看我表演的。”

  沈白舟将手从秋雅掌中抽出来,飞快往初中部那边跑去,边跑边扭头对秋雅说:“妈妈我去一趟就回来。”

  沈白舟看着初二的教学楼,看着教室班级的门牌号找到一班。他从窗户里探了下头,里面空落落的没看见人,估计都还在那边看表演没回来。

  陆时淮去水房接了杯水,刚一出来就看见一个毛绒的小脑袋在窗户里伸出伸去。

  “你怎么来了?”他不咸不淡的语气,可听在沈白舟耳里让他很是恼火。

  “不是——”他气汹汹的语气在接触到陆时淮冷静自持的眼神时,一颗圆鼓鼓的气球瞬间漏了气,又带着点自己都没发觉的撒娇意味:“不是说,要来看我表演的嘛?”

  陆时淮看他一眼,手里的杯子放在桌上,很明确的说道:“我没有答应你。”

  沈白舟顿时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他垂着自己的小脑袋,沮丧两个字刻在脑门上。

  两人隔着一道玻璃窗,初中部那边表演节目欢呼雀跃的声音已经渗透过来,沈白舟听着那边欢乐的声音,心里很不是滋味。

  陆时淮没看他一眼,声音淡得快让人听不见,“走吧,我要忙了。”

  一句简单的打发,把沈白舟砸得七零八碎。

  他怎么…又这样了啊?明明之前不是相处得很好吗?

  沈白舟眼睛酸酸涩涩的,憋的浑身难受,他把老师发的巧克力还有彩虹豆重新塞进自己的口袋里,转身就走。

  陆时淮翻来面前的书,修长的手中灵巧地转着笔,手背上隐约还残留着先前的疤,痂已经掉落,只留下淡粉色的肉。

  他有些烦躁地闭眼,手里转动的笔啪嗒一下掉落在桌前。

  沈白舟跑得比较急,用脑门冲的那种,正巧不巧撞上闲得无聊准备回教室的程知鹤。

  程知鹤也没看清是谁,“我说小朋友,你这是——”话没说完看清脸后,“哎,是你啊!玩得怎么样?”

  他不提还好,一提沈白舟眼泪花都出来了,旁边走过两三个中学生狐疑看了程知鹤好几眼。

  程知鹤:“……”

  “小同学,你别哭啊1程知鹤欲哭无泪,要是让陆时淮看到,指不定拿他怎样。

  沈白舟抽抽搭搭的没理他。

  程知鹤不会哄人,胡乱说着话搪塞:“你别哭了,谁欺负你了?”

  沈白舟鼻尖发红,颤着音:“没人欺负我。”

  “没人欺负你还哭了?难不成是看到陆时淮去看你表演喜极而泣?”

  沈白舟还不太懂喜极而泣是什么意思,但敏锐地从里面抓住了重点,“哥哥去看我表演了?”

  程知鹤:“不然呢?还真特地去小学部那边洗手间洗个手?”难不成那地方还镶钻了不成?

  “什么洗手间?”

  “没什么。”

  沈白舟一抹眼泪又急忙往回跑,倒是让程知鹤一头雾水,不过眼看着小孩是往他们班里的方向跑,估计又要说些什么话,本来准备回教室休息的程知鹤慢悠悠地下了楼。

  陆时淮发现之前走掉的小朋友现在又红着眼回来了。

  他不做声,只是看着。

  沈白舟看着他平静的神色,有些气人。没有在窗户外面跟他讲话,径直推开教室门走了进去。

  他实在是不懂,于是就问陆时淮:“你明明可以告诉我你去了,为什么要像刚刚那样说?”

  陆时淮没回答他,只是问道:“谁告诉你的?”

  沈白舟吸了吸鼻子,说出来的话带有浓浓的鼻音:“那个哥哥告诉我的。”

  陆时淮倏地沉厌厌抬起眼睛看他,沈白舟睫毛上被濡湿,上面还沾着点点莹润的泪珠。眼睛是哭红的,鼻尖也是红的,就连本来是淡色的嘴唇现在也是红的。

  不知道是触动到陆时淮那根神经,他眼眸暗黑,鸦羽般的睫毛眨了一下。恍然间他伸出漂亮的手指抵在沈白舟唇间,仿佛再也压抑不住内心波动起伏的情绪:

  “你叫他哥哥,叫我也是哥哥。”

  “那以后从你嘴你溢出的这声哥哥。”陆时淮冷漠的眸子扫向他一眼,手指在小孩的唇间按了按,力度不大并不疼。

  “是叫他还是叫我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ddas.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ddas.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