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来了!_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笔趣阁 > 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 第46章 来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6章 来了!

  加上顾逸这事,沈白舟没有回宿舍反而跟着陆时淮去了南大附近的公寓。

  陆时淮开门后从玄关处拿上拖鞋给沈白舟换上,将门轻轻合上把人领了进来。

  屋内装潢设计相当简约,颇有极简主义那味,一眼望向那洁白得堪比白炽灯光亮的墙壁,很难再上面找到一丁点黑斑,客厅内没什么装饰品,沈白舟不禁怀疑要不是陆时淮经常住这儿,估计下次来就只剩下一张床。

  “你先休息会,零食都在冰箱里,想吃自己去拿。”陆时淮说完走进卧室。

  沈白舟跟在后面问了句:“你去干嘛?”

  陆时淮头也不回:“跟你找换洗的衣服\

  \哦。”沈白舟应了声在房间内四处走动,他上次貌似来过这边一趟,不过当时喝得烂醉也没能好好看看。

  公寓面积还算挺大,一室一厅一书房,沈白舟打开书房看了眼,书架上整齐罗列着各种书籍,沈白舟看了一眼正准备往回走,目光倏地落到一隅,里面放着全新还未开封的漫画套装,应有尽有。

  沈白舟回到卧室时,陆时淮从衣橱里拿出一叠干净的衣服,里面包括给沈白舟换洗的内裤。

  沈白舟将衣服拿起来看了一眼,一件长袖白衬衫,还有一件贴着大腿根的宽松短裤。

  他手指挑起衬衫领口不停地转着圈,怎么看都觉得不太对劲,带着狐疑的目光瞅了陆时淮一眼,陆时淮脸色正常,一本正经:“等会屋内开着暖气,穿多了流汗。”

  陆时淮太过于正经,正经到沈白舟觉得在黑暗角落里疯狂亲吻他的是另外一个人。

  沈白舟有时过于好骗,连真话假话都分不清楚,更何况从陆时淮口中吐出来的,他向来就没有怀疑过。

  沈白舟拿起衣服去洗澡,留下陆时淮一个人坐在床上想着事。

  晚上跟俞响他们吃完饭,衣服上沾了点味道,沈白舟早就想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

  热水淅淅沥沥地落下,沈白舟将衣服脱了丢到外面的衣篓里舒适地洗澡,适宜的热水淌过肌肤,浑身上下的毛孔仿佛被打开,整个人暖呼呼的。

  沈白舟用毛巾擦干身体准备穿衣服时赫然发现不对劲,他内裤呢?他换洗的内裤呢?

  他四下找寻无果,估计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外面了。

  沈白舟略微无奈地看了眼手里的衣服,一声不吭地先是将衬衫套上,转眼盯着宽松短裤开始发愁。

  他不太习惯挂空挡穿衣服,沈白舟大腿附近的皮肤比其他地方细腻很多,特别是没有内裤穿着,东西极其容易被□□磨伤。

  以前沈白舟在学校寄宿时,返校返得匆忙将内裤落在家里,返校那天天气差的可以,突如其来下了一场大雨将沈白舟晾在外面的衣服淋得全湿,沈白舟回学校时衣服还滴滴答答溅着水。

  而他在某些方面上跟陆时淮的洁癖有些巧合的相似,穿过的脏衣服更是说什么都不肯穿第二遍,次日起床短裤也没干,沈白舟也不肯硬着头皮去找同寝室的舍友借条熬过这一天,硬是挂着空挡上了一天课。

  男生的身体构造跟女生不同,那玩意儿不用内裤给裹着,走起路来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更加上那块肉嫩,被裤子磨来磨去疼得令人难受,沈白舟晚上回来察看果不其然红了一大块。

  沈白舟抿着唇将裤子放到一边,看样子是没准备穿上的意思,幸亏陆时淮个子比他高,他的衬衫套在沈白舟身上勉强遮住臀部,衣摆刚巧到大腿边上。

  陆时淮心不在焉地看着手机上传来的简讯,是陆琛发过来的,他虚虚扫过一眼便将手机黑屏。

  紧接着脚步声传来,陆时淮抬头看见沈白舟仅穿了件衬衫便跑了出来,衬衫下摆的腿又长又直,肤色跟上好的白玉一般圆润,膝盖处竟然还透着少有的粉。

  陆时淮还未能思考为什么一个男孩的膝盖会这么粉时,便被沈白舟弯腰在床上翻找东西的动作给愣住。

  他的动作幅度不算大,可是却导致明明能被遮住的地方毫不保留地露了出来,那弧度像极了夜空中晶莹的半张月亮,陆时淮心里想。

  “在找什么?”

  沈白舟抿唇,言简意赅说了声:“裤子。”他说辞含糊不清,没说是找哪一种裤子。

  “这个?”

  沈白舟掀起眼皮一看,再看上陆时淮手指挑着白色内裤的模样头皮跟蚂蚁爬过似的发痒。

  “嗯。”沈白舟应声。

  陆时淮突然又像是得了趣味,心里萌芽出想逗弄他的意思,“我帮你穿?”

  男生寝室之间其实经常会开这种玩笑,有的开放一点的直接洗完澡出来,什么也不穿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还会向人显摆自己健硕的好身材。

  可陆时淮以前却是从未说出这种话,现在倒好,这种看似根本不会从他嘴里蹦出来的词全让沈白舟一个人受了。

  陆时淮本来也只是逗着玩,在沈白舟还没回应之时刚要将裤子放在他手边上,随后耳边传来一句轻轻的声音:“好啊!”

  ····

  太浪了。

  沈白舟脸上跟被滚烫的烙铁熨过似的,脑袋都快冒起了烟,陆时淮手指触碰他小腿肚的感觉依旧存在,他用被子轻轻蹭了下发现怎么蹭也蹭不掉。

  陆时淮洗完澡侧身躺下,仅仅留了一盏小夜灯方便沈白舟半夜起来。

  沈白舟翻过身来目光灼灼地盯着陆时淮看,就像小时候一样歪在他身侧,脸颊非得贴在陆时淮胳膊上才安心。

  “哥,晚安。”沈白舟打了个哈欠闭上眼。

  “晚安。”

  沈白舟睡觉质量很久没有这么优质过,几乎一夜睡到天亮,他懒散地打了个哈欠走出门。

  客厅里陆时淮已经备好早餐,他吃得很清淡,一些海鲜粥或者三明治,饮品则是牛奶咖啡之类。

  沈白舟喝了口橙汁看着已经吃完饭穿好外套的陆时淮时,愣了一下:“哥,你要出去啊!”

  陆时淮整理衣服点头,“有点事情,等会你吃完饭去书房复习,书架上有专业相关的资料你可以随便看,等我中午回来吃午饭。”

  沈白舟咬了一口煎蛋,乖巧地点了点头,他吃完饭将桌上的餐具收拾一下,从沙发上拿过自己的书包走进了书房。

  法学专业的题目大多都是案例,分析这个罪那个罪,这个法律关系那个法律关系,刚开始写还觉得挺有意思的,长时间做完题眼睛便有些乏,肩膀也有点酸。

  沈白舟活动一下四肢,对着陆时淮桌上的电脑打起了主意,准备顺便找一下网游玩一玩。

  玩了会也没多大意思,正准备关电脑时屏幕突然卡住,沈白舟按着鼠标点击两下想看有没有反应

  结果不小心把桌面上的一个文件给删除了。

  他手一慌电脑突然黑屏没过几秒又自动开机。

  沈白舟心里想:“这是什么破电脑?”

  他强忍住有些烦躁的情绪,耐着性子微有些忐忑地点开回收站,直到看见刚才的文档安然无恙地躺在里面这才松了一口气。

  沈白舟正准备关闭窗口,眼神极尖地瞥到一个文档上,写这个文档的创作者似乎极为不在意,就连文档名都没有取一个,反而是在点击保存的时候文档自动以开头几个字为名。

  “震惊!我来扒一扒”这几个字眼让沈白舟本来有点疲倦的眼睛猛地清醒过来。

  他可太熟悉了,之前不就是用这个帖子黑陆时淮吗?逼得沈白舟亲自下场开撕,后来还当着全校的面亲自承认是他女友的事情。

  沈白舟看着这个文档忽然有点紧张起来,比之前意外删除掉陆时淮文件时还有紧张,他嘴唇嗫嚅抖动,终究点击鼠标打开了文件。

  这份文件里面的内容比帖子上写的要杂乱些,看样子还是一份未修过的草稿。

  沈白舟意识到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陆时淮电脑里喉咙处都仿佛被人用手给死死掐住,空气从鼻腔里流通不畅。

  他想跟陆时淮打电话,想要问清楚为什么这个东西会出现在他的电脑里。

  “陆时淮,陆时淮他跟你想象中不太一样··你有没有想过,他对你这么好都是装的?”

  顾逸的话重新在耳边浮现,沈白舟觉得屋内的暖气还是不够,现在手心竟然觉得有点发冷。

  沈白舟甩了甩脑袋,想着干脆等陆时淮回来再跟问他,他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桌上的手机已经响了起来。

  是俞响的电话。

  “喂。”

  “喂,你好,请问您是沈白舟吗?”

  “对,我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嗯,是这样的,刚才南湖桥这边发生一起车祸,您朋友这边出了状况。”

  沈白舟一听瞬间站了起来换了身衣服冲出门口,“情况怎么样?在中心医院那边?”

  “我马上赶过来!”沈白舟将手机揣兜里火急火燎地找了辆车赶去医院。

  陆时淮刚跟陆琛汇报完之前的情况,回到家时发现地上的拖鞋随便乱摆着,他皱着眉头喊了声沈白舟的名字发现屋内根本没有人应声。

  陆时淮敏锐地意识到有事情发生,疾步往卧室走去没看到人影,再往书房走去还是没见到人,只剩下几本书四仰八叉地躺着,电脑也开着。

  陆时淮往回走跟沈白舟打着电话发现根本没人接,反复打了好几个就是没人接,他正要踏出房间时又簌然停下,回过头来走到电脑旁边,之前陆时淮写帖子编辑的文档完好无损地躺在电脑屏幕上。

  他冷静下来用鼠标重新将文档滚动一眼,眼睛隐晦不明看不出情绪。

  陆时淮又尝试打了一个电话发现依旧打不通。

  看样子是跑了,陆时淮冷眼看了下手机,眉间更是掺和着一股令人害怕的戾气。

  他坐在椅子上愣了许久,周遭的空气安静低压与暖气缓缓交汇,忽地陆时淮笑了一下。

  被发现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帖子就是哥哥亲手写的。

  审核求你过吧!我改了!

  感谢在2021-09-0422:32:17~2021-09-0623:06: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惜说30瓶;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ddas.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ddas.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