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天光_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笔趣阁 > 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 第18章 天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章 天光

  沈白舟跟着他们消完食回来,忧心忡忡地坐在沙发边上想事情,客厅前还放着他和褚乐喜欢看的奥特曼,可他却没有心情。

  可能是散完步回来有点饿了,褚乐去冰箱里把褚学文买的几盒蛋挞放在茶几上,“舟舟哥哥,吃不吃蛋挞啊?”

  沈白舟正在为事情担忧,哪有什么心情再去吃什么东西,可褚乐把蛋挞盒子一打开,里面充满着甜食独有的勾人香气往他鼻子里钻,沈白舟瞬间没了骨气:“吃1

  蛋挞应该是刚出炉不久,外面的一层蛋挞皮格外酥脆,里面的蛋挞芯又香又甜,嫩嫩的,咽下一口感觉喉咙都是甜的

  吃着小蛋挞的沈白舟哼哧哼唧解决完一个,褚乐也不甘落后,两人跟比赛似的吃完一盒。

  沈白舟将吃完的盒子丢到垃圾桶,跟褚乐拜拜之后准备上楼去房间里思考,沈白舟有点谨慎,上楼梯时也慢慢悠悠地走,学着电视机怀宝宝的主角用手护着肚子,一步一步走上楼梯。

  褚乐在底下看的直挠头,看来舟舟哥哥是吃撑了!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流逝,沈白舟本来也就渐渐忘了这件事,直到有天沈白舟趁秋雅偷偷不在时

  去她房间里称了一□□重,他整个人呆若木鸡,宛若石化。

  他竟然在短短一周内重了六斤!

  沈白舟脑海里闪过很多想法,眼睛睁大,脸色惨白,他不可置信地掀开衣服用手掂了掂向来就软的肚皮上,已经起了鼓鼓的一层,有肉!

  沈白舟这个事情他不敢跟秋雅他们说,心里惴惴不安害怕极了,他用手抹了一下眼角往陆时淮家跑,一路上害怕被人看出来于是强忍住眼泪。

  管家替他开了门,沈白舟一声不吭吸着鼻子往陆时淮卧室走,门一打开,他的眼泪霎时崩溃就跟洒水车似的往外流。

  “哥哥,怎么办,我真的怀了你的崽崽1沈白舟边哭边往陆时淮身上扑,眼泪更是沾到陆时淮的白衬衫上,洇湿一小片。

  沈白舟头上戴着顶黄色帽子,围巾把脖颈围得严严实实,屋内开了暖气比外面暖和很多,再加上沈白舟哭得幅度大,额头上渗出一层细汗。

  陆时淮手拍打着小孩的后背安抚,将他的围巾和帽子取下,又用热水打湿的毛巾替他擦脸,沈白舟一张小脸被擦得满是通红。

  “嘴碰到嘴巴是不会怀宝宝的1陆时淮说道。

  可沈白舟固执地摇晃着脑袋,手拽住他的衣角,小脑门抵在陆时淮的腰上,“我妈妈说过的。”

  沈白舟向来很听秋雅的话,对他妈妈的叮嘱从未有过怀疑,一是因为秋雅是长辈,小孩对于长辈而言总有一种依赖和信任,二是因为秋雅是他妈妈,体贴他爱护他,所以沈白舟向来不会怀疑秋雅骗他。

  “哥哥,怎么办啊?而且之前肚子的崽崽还动了,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沈白舟因为哭得太厉害,现在几乎是哑着声音说话。

  他说完又把自己刚刚称体重的事情告诉陆时淮,还怕他不信,牵起陆时淮的手撩起衣服往肚子上摸。

  陆时淮目光朝掀开的一角看去,白白净净的,跟熟睡中的奶猫露出的肚皮一样,皮肤跟果冻一样看着就嫩。

  在快要触碰到沈白舟的肚皮那刻,陆时淮收回了手,一种觉得莫名不太妥当的情绪在心里蔓延。

  “哥哥,你是不是不信我?”沈白舟的嘴唇因为沮丧撅起,眼睛明亮恍若在清澈的水底淌过,仿佛下一刻就要再次淌出泪来。

  陆时淮没有说信,也没有说不信,他用一种很巧妙的方式转移了话题:“厨房那边有刚烘焙的拇指饼干,吃不吃?”

  沈白舟眼睛滴溜转了一圈,眼角还吊着一滴透明的眼泪,他眨了眨眼问道:“可以沾奶油吗?”

  “当然。”陆时淮嘴角翘了翘。

  就再陆时淮以为沈白舟很快便把这个事情忘记,他发现有一次小孩情绪特别低落的来找他,脑袋失魂落魄地往下垂着,以前脑门上时不时会出现的几根呆毛也是蔫蔫的。

  “哥哥,我肚子越来越大了1小呆毛吸了一下鼻子控制好情绪说道。

  “……”

  陆时淮将人带到沙发上坐下,仔细盯着沈白舟的肚子看了半晌,饶是向来冷静的陆时淮,天天被小孩囔囔着“哥哥,我肚里有你的崽1“哥哥,肚子他越来越大了1“呜呜呜怎么办”,竟然也怀疑自己的知识储备出现错误。

  沈白舟想起昨天晚上跟秋雅看的电视剧,女主角跟男主角因为门户分手后,发现自己怀了恋人的孩子,于是远走他乡熬过一年把孩子生下来。可女主角是刚出校园的大学生,手上没有那么多钱,于是拼了命赚钱给孩子赚奶粉钱,衣服钱,学费钱……

  女主角白天在公司上班!

  晚上还要去便利店兼职!

  回家后还要照顾嘤嘤啼哭的小孩!平时就连买零食的钱都要给孩子买奶粉!

  呜呜呜呜,沈白舟哭了起来,他以后不想过得这么惨,他不想用买小蛋糕的钱去给崽崽买奶粉!呜呜呜!

  我以后可能再也没有蛋糕吃了!我还要白天上班晚上兼职去给崽崽买奶粉,甚至还要赔上我小蛋糕的钱!呜呜呜呜!

  重点是!沈白舟看见电视剧里,男主和女主的确是在房间里亲了一下!然后灯就关了!再过一个月女主就怀宝宝了!这无疑让心存侥幸的沈白舟更添一抹灰色。

  “哥哥,我没有爸爸。”沈白舟很难过的将脑袋放在陆时淮的肩膀上,这让他觉得很安心。

  “褚叔叔不是我的爸爸,是乐乐弟弟的。”他的声音传到陆时淮耳里,使得他难受极了。他想起陆琛,想起陆琛搬到这里来的目的,陆时淮眼底冷了冷。

  陆时淮用手在沈白舟的脑袋上安抚几下,默不作声。

  沈白舟想起那个女主角的孩子,也是没有爸爸,上小学时被别人欺负。

  他扭过头来眼睛不眨一下看着陆时淮,漆黑的瞳仁带着执拗的光,眼尾都是红的甚至还有点肿。

  沈白舟往陆时淮的怀里再靠了靠,“哥哥,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没有爸爸。”

  陆时淮:“……”

  他努力的沉住气,看着小孩哭得难受劲陆时淮压抑住他总是往上翘的嘴角。

  “我只能做你的小娇妻了1

  房间里还开着灯,华丽的吊灯上交织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璀璨得宛若一场梦境洒在沈白舟透着亮光的眼睛里。

  陆时淮脸上闪过一抹别样的情绪,他看了眼专心致志盯着自己看的沈白舟,沉默片刻后:“好。”

  向来冷静的少年,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首次晃了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ddas.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ddas.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