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雪光_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笔趣阁 > 我怀了高冷校草的崽! > 第16章 雪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章 雪光

  前几天气温骤降,雨仿佛下钉子般从天空坠下,打在褚学文在院子里面搭的一个塑料棚哗啦啦直响,吵得人半夜睡不着;那风更是离谱,直接将人刮得倒着走。

  这几天难得出了个好天气,太阳也出来了,虽说照射下来的光就跟冰箱里的灯一样,不怎么暖乎,但让人看着稍微舒坦一些。

  舒适柔软的沙发上稍微塌下一方,穿着鹅黄色针织毛衣的小孩翘起二郎腿,姿态懒散,整个人跟没骨头似的后背靠在沙发上。

  不怎么带有暖意的光从百叶窗那边透进来,照在沙发上正一小口一小口吃着蛋糕的沈白舟脸上,他额前的一小绺头发丝因为光的缘故微微泛着金黄。

  他觉得光有些刺眼便往后缩了缩。

  沈白舟一缩,陆时淮用小勺挖着精致小蛋糕的动作一顿,沈白舟蹙起秀气的眉,用穿着白袜子的小脚轻轻地往陆时淮胳膊踢了一下,不满道:“怎么停了?”

  陆时淮盯着他粉色的嘴唇上沾了一点奶油,抽出几张纸巾替他擦拭干净,笑了一下问道:“好吃吗?”

  沈白舟舔了舔嘴唇,浓稠的巧克力味,再配上绵密细致一点都不过腻的奶油,似乎全部都还残留在他的味蕾上。

  “也就…一般般吧。”沈白舟毫不在意的看了陆时淮一眼,眼神里都写着“也不过如此”“就这样一般般吧”“勉勉强强的字眼”。

  可是他说完又很不争气地舔了一下刚才被陆时淮用纸巾擦拭过的嘴角,仿佛那里还残留着一点奶油味,甜得他心里嗷嗷直叫!

  嗷呜!这也太好次了叭!

  这个奶油好好吃!

  这个面包里面放的他叫不出来名字的也好好吃!

  还有那个上面撒的一些小坚果!嗷呜!

  沈白舟内心欢呼雀跃嗷呜嗷呜直叫唤,但是又因为这是陆时淮在讨好他,所以他死命地压住内心的情绪,导致他脸上带着点小孩故作的正经,眼睛死死地粘在陆时淮手里的小蛋糕上!

  陆时淮轻笑出声,眉眼皆是透着一股纵容,他有模有样地叹了一口气,将吃了一小半的蛋糕放在一边,“既然这个一般般,那还是别吃了……”

  沈白舟神情恍惚一下,揪了下自己的毛衣的小线团,吞吐了半天说道:“其实我还是可以勉为其难吃一下的。”他说完眼睛紧张兮兮看了陆时淮一眼,生怕他下一刻就把东西端走。

  “那怎么行,怎么能让你将就——”

  沈白舟虽然不太懂将就一词的具体含义,却能靠着语境理解他话里的意思,他咽了咽喉咙,脸上纠结又忿恨,最终从他嘴里飘出一句:“将就点……也没事。”

  “那真是委屈我们舟舟了。”陆时淮说完重新端起小蛋糕,用小勺子挖下一小块喂进沈白舟嘴里。

  沈白舟吃得极其舒坦,已经舒服到眼睛稍微眯了起来,就连眼角也是往上翘着的,浑身散发出一种懒洋洋的气息,跟一只吃饱露出肚皮满是餍足的奶猫倒是有几分相似,脑袋里还在幻想明天吃什么小饼干!

  “等会看漫画吗?”陆时淮好声好气说着。

  可沈白舟目光还停留在被放在一边的蛋糕盒还有小勺上,上面还沾到一些剩余的奶油碎。

  可恶!他好想把勺子也舔干净!

  但是在陆时淮面前,他现在是万万做不出这种事,按照何若若的话来说,他现在要矜持,虽然他并不知道矜持是什么意思……

  陆时淮看他愣愣的模样,明显没把刚才的话听进去,于是又重复一遍去问他。

  “漫画?”沈白舟思考几秒,“我还没想好看什么。”

  陆时淮弯下腰将人从沙发上抱起,往专门跟沈白舟做的书架区走,他左手穿过小孩腋下,右手拖住后背,走了几步才发现他很轻。

  沈白舟一路上哼哼唧唧,仗着这几天陆时淮好声好气没少骄作,以前都是跟着陆时淮后面走的,现在直接把陆时淮当做交通工具来使唤,整个人跟树袋熊般赖在他身上。

  “就这本吧1沈白舟从其中拿出一本海贼王,额头抵在陆时淮宽厚的肩上翻着书。

  两人选好书又按着来时的方法回到沙发上,沈白舟一页一页翻着漫画,陆时淮在他边上用电脑学习去看什么文件。

  房间静谧无声,键盘声和翻书声相得益彰,格外融洽。沈白舟脚背有点痒,可他又不想放下手里的漫画,于是用另一只脚趾去扣,结果有点隔靴搔痒的意思。

  他强忍着痒意看着书,突然有人脱下他毛茸的袜子,稍微有些许凉意的手指在他脚背上力度正好地挠着。

  沈白舟撩起眼皮去看,陆时淮眼睛依旧心无旁骛地看着电脑上的资料,左手却在他脚背上挠痒痒,怎么看着都有些许反差。

  不知过了许久,陆时淮捏了捏有点酸涩的眼睛,耳边传来有一丁点别扭的声音,“哥哥,我口有点渴,想喝水。”

  这一声带有别意的称呼完全跟和好两字差不多。

  陆时淮听到久违的称呼,有一阵没适应过来的晃神,被沈白舟再次用脚轻踹了下,“哥,水。”

  陆时淮努力压住往上挑的嘴脸,故作平淡嗯了一声。

  沈白舟出声那刻起自始至终将脑袋埋在漫画书里,没抬起头一下,他的小手指紧紧地捏着书,唯一露出来的净白耳垂,小巧精致,也沾了些粉色。

  但是事后一小时,沈白舟眉毛皱在一块又懊恼起来。

  他竟然现在就已经跟陆时淮和好了!

  可恶!明明才过了半天!

  等陆时淮端了杯他喜欢的奇异果牛奶过来时,内心又呜呼了一声,一口气将牛奶喝了大半,嘴唇周围一圈都沾上白色的奶泡。

  好喝!

  不过他喝完又想起了正事,赶紧把身子往陆时淮那边挪一挪,慢吞吞地靠近,跟个小奶团子似的。

  陆时淮准备给他擦干净,可沈白舟向来习惯不浪费任何食物,用嘴巴一抿将奶泡舔舐干净。

  “哥哥,你以后再也不能那样对我,我只跟你和好这一次哦1语气里透露着格外的正经和严肃。

  陆时淮脸上总是那副冷淡表情,就连笑的时候嘴角的弧度也不会太大,甚至在别人眼里看起来,笑与没笑差别并不大。

  可陆时淮确实是笑的,只是他向来总是沉着脸,表情也一成不变,有时候很难看出来。

  “好。”陆时淮心情极佳的应了声。

  “以后绝不再那样。”

  自从两人和好后,相处模式逐渐回到以前,有一次沈白舟在大课间去找陆时淮时,程知鹤看见后挑眉,脸上笑得快拧出花:“沈小弟弟,过来找陆时淮啊?”

  沈白舟嗯了声,把口袋里的糖拿出来分给他一颗,把其余的全部塞在陆时淮手心里,“哥哥,我是来问题目的!可不是过来找你玩的1他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一通。

  毕竟期末考试快到了,得好好学习少玩少闲聊,可是英语真的好难啊,语文也好难,为什么会有拼音和作文呢!

  沈白舟小脑袋瓜想不通。

  陆时淮瞥他一眼,不咸不淡,把沈白舟看得内心发虚。

  程知鹤在旁边笑着,怪不得这几周陆时淮明显看出心情不错,原来是和小朋友和好了。

  沈白舟没在这待多久,眼看上课铃快响了就抱着英语本子回教室了。程知鹤见人一走,嘴上就开始不着调:“怎么?后悔了吧?知道小朋友很重要开始后悔了?话说你们怎么和好的——”

  不着调的后果就是被人拉到水房里狠揍一顿。

  还专挑怕疼的位置。

  实惨。

  小学部比初中部早一周放假,放在平时,沈白舟肯定会丧丧的扯着陆时淮肩膀问,为什么你们比我们晚一天啊!这样他就少了能跟陆时淮一起吃小蛋糕的快乐,准确来说是陆时淮喂他吃的快乐!

  可这次不一样,这次考完试他都找借口没去哥哥家里,生怕他到时候嘴上问起一句,考得怎么样?

  沈白舟会觉得自己没脸回答。

  十道拼音题他竟然只写了出三道!

  看图写作文一百字要求他居然只写下三句话,沈白舟写完都愣住,又认真地用手指头去一个一个数,发现连五十字都没有!

  呜呜呜,到时候开学会不会被老师当面批评啊,他不想在全面同学面前挨批,好羞耻的!

  可是语文为什么会那么差呢,一点都没有数学的可爱!

  沈白舟在考完试当晚想了很多,可是第二天他又有了新的顾虑,他头大的盯着整整齐齐摆放在桌前的几本寒假作业,眼睛魔怔一般在语文和英语之间扫来扫去。

  秋雅给他温了杯热牛奶上来,他咕噜咕噜喝完之后,翻来语文的第一页,还不到一个小时就抱起脑袋痛哭,如临大敌。

  算了,还是等哥哥回来了一起写吧。

  有事没事哥哥干!凡事靠哥哥!可是这个念头刚从脑袋里闪过,又觉得不太好,于是还是乖乖巧巧地钉在椅子上,写着自己讨厌的作业。

  一周时间很快,这一周因为陆时淮要考试,沈白舟都很听话的没有去打扰他,虽然陆时淮并不觉得他会影响自己学习。

  直到寒假的第一天拉开序幕,当天气温已经降到零度以下。沈白舟穿好衣服吃完早饭,听到褚乐在外面大声喊了句:“昨天下雪了?”

  沈白舟放下手里的筷子,头往门外一钻,只露出一颗小脑袋。

  外面白茫茫一片,道路两旁的树都被白雪覆盖,房屋上面也是白皑皑的一层,天空与大地之间恍惚只落下纯洁的白色。

  沈白舟想出去跟陆时淮玩雪的心情更加浓烈,他临走之前朝褚乐说道:“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堆雪人?”

  “我不去啦!外面好冷的1褚乐说完又问了句:“舟舟哥哥,你前天吃的饼干还有吗?”

  “在客厅柜子最底下的抽屉里1他急忙忙说完就往隔壁跑去。

  沈白舟一路跑得有点急,但是他们面前的雪已经铲了堆在周围,所以沈白舟看着自己走完的路上并没有留下深厚的脚印,他略有些失望。

  沈白舟过来时陆时淮还在吃饭,吃的极其简单,营养师搭配的金枪鱼三明治,外加火腿鸡蛋,再配上一杯热牛奶。

  他看见沈白舟哈着白气小跑到他面前时,伸手摸了下沈白舟发红的耳垂,还好,并不是凉的。

  “吃饭没有?”

  “哥哥!外面下雪了1

  两人同时问话。

  “吃了1

  “嗯,我知道。”

  沈白舟听着对话总觉得怪怪的,一时之间又说不出哪里怪,他拉了离陆时淮最近的椅子坐下,眼睛亮澄澄的发着光:“哥哥,我们等会去堆雪人吧1

  “我以前都没见过雪!可以吗?”

  陆时淮看着他鼻尖冻得通红,喘着白气,让管家拿了围巾和帽子过来。

  陆时淮给他把帽子带好,将耳朵给包裹住以免冻出疮来,将蓝色的格子围巾一圈一圈系好,等把人全部都裹结实了,才说了声好。

  沈白舟欢呼一声就跑了出去,客厅内开了暖气,一出门冷风直往脸上刮,活生生像别人打了一巴掌。

  沈白舟玩性大,可他体力又不是很好,前几分钟积极推来推去,后面玩累了就干脆指挥起陆时淮,“哥,你那纽扣按的不对,应该往左边一点。”

  陆时淮听他的话往左挪了点,可挪了后沈白舟又觉得不对,“你要不还是挪回来吧。”

  陆时淮耐着性子挪回来,沈白舟这较真的性子又上来了,怎么看还是不对,总觉得雪人的两只眼睛不对称,“哥,你还是往左边挪吧。”

  陆时淮:“……”

  他冷然堪比天空飞雪的眼神朝沈白舟投来,沈白舟笑着乐呵:“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玩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沈白舟看着自己的面前的大作昂扬得意,把小脸蛋凑到陆时淮面前喜滋滋说道:“哥,我厉害吧1

  看看这面前有鼻有眼,不少胳膊少腿的两个雪人,不决定夸夸我吗?

  陆时淮嘴角翘起不太明显的微小弧度,看了眼手表,他脱下手上戴着的手套,看着凑到自己跟前的沈白舟,伸出两根手指掐了掐沈白舟的脸蛋,指腹下传来温热的触感。

  “雪人你堆了五六分钟,堆出的结果只有一个小雪球,在那里,喏——”他说完朝某个方向抬起下巴。

  某个小角落里,比乒乓球大一点点的雪球安安静静地躺在一边,显示出它遭受遗弃的事实。

  沈白舟:“……”

  沈白舟哼哼两声,正准备找回尊严,“那树杈——”

  “树杈是佣人捡的。”

  “纽扣——”

  “纽扣是管家拿的。”

  沈白舟气呼呼地看了陆时淮一眼,陆时淮看到沈白舟炸毛的样子知道自己逗弄过了,他将人一下子拉住,用手掸落在他帽子上的晶莹雪花。

  “但是这个雪人是为你做的。”

  “它是独属于你的杰作。”

  沈白舟气消了大半,哼哼唧唧半天,跟着陆时淮往回走。不知道是脚底太滑还是踩到什么东西,沈白舟一个踉跄往前摔去,就连陆时淮也没来得及护住他。

  沈白舟被秋雅逼迫穿了秋裤,上面还印有奥特曼,要不是有这个图案他根本不会穿!

  陆时淮急忙将人抱进去,把裤腿尽量往上掀,管家拿着医疗箱放到陆时淮面前。

  陆时淮看了眼伤口,膝盖上面很明显的青色带着点紫,他打开医疗箱挤出一点药跟沈白舟抹上,边抹边揉眼睛时时刻刻盯着沈白舟,怕他有什么忍不了的,红着眼睛哭出来。

  可是陆时淮并没有看到幻想中的场景,面前的沈白舟眉毛轻微蹙在一起,淡色的嘴唇稍微抿起,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膝盖的伤口处,可是全程正经没有一点要哭的样子。

  沈白舟见陆时淮带有诧异眼神看他,“哥哥,怎么了?”

  陆时淮压下心中奇怪的情绪,他想起之前的沈白舟,是稍微碰到桌角落了红痕都哭着要让人哄很久,可是现在膝盖上青到发紫却不吭一声。

  陆时淮给沈白舟擦药的手都在细微的颤抖,等他意识到什么时脸色变了下,又很快地镇定下来,怀疑的想法迟迟悬在心里不敢去试探。

  等要抹完陆时淮沉默地坐在沙发另一边,整个人有说不出的颓唐。

  沈白舟在沙发上坐着,膝盖上的痛楚一下又一下地开始蔓延开来,早知道就注意一点,这样也不会摔了,更不会这么痛了。

  他是个泪腺发达的,一点点小痛都能让沈白舟落下泪来。

  可是不能哭,就算很疼也不能哭。

  陆时淮给自己掉了杯水,喝了一口放下,他很直白地问沈白舟:

  “你以前一丁点疼都能哭半天,今天怎么这么勇敢?”

  沈白舟嘴巴朝着膝盖创口处吹着气,听陆时淮问他侧过头来,一张精致乖巧的面容映入陆时淮的瞳仁里。

  沈白舟的声音很快速地像音符一样从陆时淮耳里传过,传来宛若飞机启动发出的轰隆声,他手更是止不住地更加发冷,心尖上被人用拧麻花的手法搅来搅去。

  沈白舟的声音很清晰:

  “因为你说,你讨厌哭哭啼啼的小孩。”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ddas.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tddas.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